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存文】TWO TO TANGO1-2

本文主要成分——

*献给@飘絮夜雨,不为什么

*三个关键词:3.黑冰;12.记忆偏差;50.日夜不息

*一点儿灵魂伴侣私设:16岁后个体能感觉到一个亲密接触过的人是否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同时灵魂伴侣的名字会随机浮现在身体的某一处,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少数灵魂伴侣能依靠灵魂链接交流。灵魂链接表现为灵魂伴侣的虚影。

*加那么一丁点儿能看到对方灵魂动物的设定。

*夹杂了两滴有毒的狗血:沢田纲吉失忆了,然而他亲爱的理智还在。


*【】中的话是靠灵魂链接传递的。


OK?



START!!



“每道伤疤都是一个迷。”

            

                   ——迈克尔.康纳利


01


    流言、告密、惩罚——逃不出这样的世界。


    这只是他接任首领之位后亲自处理的事件中较为严重的一件。然而总是重复这样的循环让他感到窒息,继而感到乏味和苦闷。于是他决定窝在舒适的布艺沙发里开一小瓶熟识的蒸馏厂老板赠送的威士忌——


    【恩?威士忌你确定吗?】


    自他康复就一直活跃在视线内的‘理智’先生这样提醒他。随后他叹了口气,拿着小巧的酒瓶子站起身走到百叶窗边,就着窗沿猛地将瓶口向下一拉。随着“—啵!”的一声,酒液欢呼着挤出气泡来。他正准备就这么就着瓶口用九州的方式(1)开始了——


    【我教过你威士忌该怎么喝来着?】


    他的‘理智’先生挑了挑眉,语气危险的好像下一秒就能将他一枪爆头似的。他夸张的叹了口气,又走回书桌旁,从最下一格的抽屉里拿出一小保温罐的冰来。果不其然——


    【保温罐?你在逗我吗?】


    ‘理智’先生真的气笑了,他看得出来。但他真的很想来点儿微醺的感觉,就那么一小口、在舌尖爆炸清空大脑的那种。所以他大声抗议道:


    “保温罐怎么了?这可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签完那堆文件到处开完会出完差在飞机上想起来吃饭的时候海鲜粥还没冷全靠它了!”


    他的理智对此表示嗤之以鼻:


    【你用装过海鲜粥的保温罐来装冰块就不怕威士忌一股子虾仁味儿吗?】


    这是个好问题。他想。他的品味还没糟糕到喝这种杂味儿威士忌,受过的教训也不能允许他随便糟蹋布鲁赫拉迪赫(Bruichladdich)蒸馏厂(2)出品的好东西。


    尽管他真的好渴好累好困好想来一口醒醒神。


    这会儿言辞‘甜美’的理智先生没做什么让他如履薄冰的评论了,只是慢步走到他刚刚坐过的布艺沙发上开始玩自己帽子上的蜥蜴。


    啊,说到蜥蜴。他的视线从那只被自己盯得快变色的绿蜥蜴身上移到‘理智’先生的脸上,用自己都不知道的灼热眼神盯着对方,舔了舔嘴唇:


    “我总觉得我这儿还少了只狮子。”


    【我看你还少了颗能用的脑子。】


对方连眼皮都懒得抬了。他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后脑勺上的疤,忍不住想到可能自己确实是撞傻了。这样想着,他不由自主地打开了保温罐的盖子,抓了两块冰,将小瓶子里的液体一口闷了。


92度的威士忌。要他形容的话,只能是脑浆炸裂的快感。


他呛着吞下去了一块冰和半瓶酒,剩下的酒全沿着衣领流到了手工剪裁的西装外套上,留一块冰孤单而强力的碰撞着牙龈。


然后他狼狈地趴在地上,看着‘理智’先生走过来伸了几只手指在自己眼前晃悠:


【......@#!$^*^%$~@%】


对方的面容一片模糊,连声音和动作也是一片高强度的马赛克。只有‘理智’先生耳边的那卷卷的细发存在感意外地强烈。他盯着盯着,眼皮愈发沉重,最后挣扎着晃了晃脑袋,棕褐色的刘海遮到眼前来也没察觉,只是晕乎乎地想到:


......我想,什么来着......?


随后脑袋一歪,彻底断了片儿。





02


生与死的永恒战争。


那即是生命存在的价值所在。


连中王国时期(3)的埃及人都知道要在死人的墓墙刻上鼓励人们抓住当下的诗歌(4):


“现世是假期,不要厌倦!


你瞧,任何人没有权力


带走任何财产


瞧啊,走的人没有一个能回来!”


有谁比一个杀手更能明白这些道理呢?生存不易,死亡只在瞬间,虚无缥缈的灵魂伴侣到底比不过灯红酒绿的花花现世。何况他身具比死还令他难受的诅咒呢?


从一个翩翩美男变成如今五短身材的婴儿,即使获得了不可思议的能力,也让他不得不花了几年时间才重新振作起来,最后却闯出比以前更大的名声。这种剧情单独拿出来都能算得上是精妙而荒诞的喜剧了。


至少他能继续享受生活。从不那么成人的角度。


而给一个上学从没及过格,竞技体育分到哪组哪组输的毛头小子当家庭教师,从风险和生活安定度来说都是个比较有挑战性的工作。


第一个挑战就是怎么让对方改变那种随波逐流的生活态度了。他站在窗外的树枝上观察着目标垂头丧气的表情,颇为赞同名为沢田奈奈的女人刚刚进房间说那一番话。


像这么无聊的过一辈子是人生,快乐的过一辈子也是人生。


但像属于沢田纲吉的这种打了死气弹只敢对心爱的女生要求交个朋友的废柴人生,还真是意料地激起了他沉寂已久的斗志。


世界第一的杀手来做人生导师的家族首领。


光是想想前面的定冠词都让他对即将到来的生死交战感到兴奋不已,而看着对方那张欲哭无泪的脸,就知道未来的日子绝不会让人感到无趣。


但像灵魂伴侣这种意料之外的麻烦他真的不太欢迎。


原因在于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沢田纲吉连带着那浮现在对方头顶的瑟瑟发抖的灵魂动物一起瞪大了眼睛——他以身上的诅咒发誓,只是在宴会暧昧的氛围和有点微醺下良心发现决定拯救被围攻的弟子——然后他就感觉到了沿着第七块脊骨往下那一溜儿骨头都开始发烫起来。


当晚洗澡的时候他就发现灵魂伴侣的名字烙印在了他的背部。


生怕得不到注意似的,用魔鬼圣经般的花体字把‘Sawada Tunayoshi’这串字母从刚刚好能遮到的脖颈印到股缝的上方。最后结尾的‘i’还将宝剑一样笔直锐利的剑锋藏了起来。


而那该死的家伙全程做的只是瞪大了那双棕褐色的眼睛。


到底谁该瞪大眼睛?


注:

九州的方式(1):在日本,九州人的喝酒方式比一般日本人更为豪放,故借梗。

布鲁赫拉迪赫(Bruichladdich)蒸馏厂(2):苏格兰艾雷岛产区布鲁赫拉迪赫威士忌蒸馏酒厂,传统古方酿造的酒能到92度,据说破过世界纪录。相传最早是将威士忌的蒸馏技术传至Islay(艾雷岛),而后才传到苏格兰本岛。艾雷岛位于苏格兰西南边的一座岛屿,就地理位置上来说,四面环海,在苏格兰领土中艾雷岛又与爱尔兰十分接近,岛上的居民绝大部分都是爱尔兰后裔。

中王国时期(3):古代埃及历史上的一个分期,约为公元前2040—前1786年,包括第十一和第十二王朝,首都底比斯,崇拜阿蒙神。

诗歌(4):哈里斯500号莎草纸,6:2-9(新王国时期)上的《竖琴之歌》是中王国时期的因特夫法老墓中的复制品。《竖琴之歌》是古埃及刻在坟墓墙上的一首诗歌,往往同时会配上一个盲人乐师弹着竖琴的画面。类似诗歌常鼓励听者要“抓住当下的时机”,拒绝古老的永生观念,暗示身外之物不能被死者带往永生世界去。


评论
热度(6)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