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p1我与扫晴娘试比高x

p2和爻叔散步中。


扫晴娘真的很可爱了,给竹蜻蜓,皂角之类的东西都能迅速愉悦,酒量就两壶的量。

而且满级变身的集气速度感觉不逊色酸与,伤害也很可观。

不愧是我肝出来的五阶!值了!


爻叔是镇宅神物,有他在,单抽了雨师,十连了小月,附赠了阿夜。(我唯一的火sr啊!)


以下是自家庭院观察日记:

阿夜送礼物基本都是小月喜欢的简牍,小月送的就是给爻叔的礼物,茶碗,偶尔也有简牍。一家人完美内销,非常温馨了。爻叔很少送礼物,这几天都是喝酒加散步,送礼多是拨浪鼓,竹蜻蜓。可以用来送扫晴娘和酸与。生机勃勃的儿童玩具w


一顆老父亲的心完全藏不住了呢,爻叔。你...

重度毛绒控终于把暗夜幽影、天狐之黯、深星神狐——塗山·夜的好感度稍微刷高了那麼一點點。


畫皮,鬼火燈和雙股劍功不可沒啊!!!


話說塗山一家,爻的尾巴像毛筆,看上去滿順滑的,明明自己被抓去做毛筆的可能性更大,爻大叔卻強烈安利夜小弟的尾巴……那可能是真的好了!嗯!在妖靈界面点击后的对话:



“祇有姐姐和他會這樣摸我。”(一定是因為你是青丘最壯毛最柔順的崽。)



“你的眼神好奇怪,在想什麼?”


(渴望吸狐狸的眼神)


对了,小月的尾巴像粉红色的棉花糖,看着让人特别有食欲。

我衹是一條咸鱼而已…

我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自己_(´ཀ`」 ∠)_

【SummerTaste】夏季文赛总汇贴+投票贴—附录

今晚就要截止了,我不信我们圈北极到这种程度!大家真的不再想想投个票吗!


看文不投,开车没油。不投光看,变穷光蛋哦!


因为贴吧河蟹了某些作者文章的原因,将完整帖贴于老福特。

》》》》》》》》》》》》》》》》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27all吧吧务组,因为负责吧务的三次原因把大家期待已久的投票推迟到了现在,实在是不好意思!OTZ


咳咳,大家没有忘记这次文赛都有哪些精彩的作品吧?如果忘记了,没关系,让我们再帮各位总结一下,附上传送门和链接哟!


本次文赛为自命题+关键词。


共有关键词55个:


1.金鱼

2.春雷

3.你的名字

4.一封情书

5.风铃

6...

【Summer Taste】27all吧文赛投票开始,为期两周

大家好,这里是吧务组的成员阿青,我们真的没有鸽投票,只是现充了而已!


在秋冬投夏季的票,也许会给大家带来更多阳(liang)光(shuang)哦!


本次投票在贴吧进行,同时微博也有转发抽奖链接,由 @不咽不欲 太太友情出资,转发过三百抽三名小可爱每人一百元红包,感谢砚台太太!!快双十一了,地主家也没余粮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x


以下是贴吧投票链接:http://tieba.baidu.com/p/5918515311?share=9105&fr=share&unique=4B43BE4CD711AB8A8AB38ED7880B3FFF&...

润月!摸个并不怎么像的道明寺大爷,卷毛润和公主头润都炒鸡好看的,私心想看MJ再留一次卷卷的刘海(・ω・`)

为了我团,就算只能摸鱼大头也想要好好学画画!
说是这么说了,买了的水彩也不知道多久才能用一次……

@鸢茶 

云停的雾都之泉repo!
新手入坑第一步w自然光下是偏暗色调的锈红,到了黄色台灯下又是鲜活的红色了。
让人联想到北京地铁站里那些蒙尘的镰鼬,本来是暗淡的骷髅,又在地铁强光里恢复了强大的生机,非常尼伯龙根!
因为字写歪了有点空所以非常装()的加了个自己编的英文,字难看不重要,颜色染开很美才是重点!

【纲里】I'm not gay

一年前写的沙雕文,整理备忘录来老福特存一下。



https://zine.la/article/6f9405ea600e11e78aa452540d79d783/


可怕

AMoZoe:

我觉得lofter最新的导入instagram图片的功能有点可怕( ;´Д`)。。。



测试了一下只需要一个ins的账户名就可以导入,不用绑定和验证。这意味着你可以在未经允许、不被发现的前提下导入任何ins用户的照片。


先不谈这是否会侵犯原作者的权利(无授权转载),重点为了保护照片的著作权和版权,Instagram不允许用户直接从应用程序上保存图片,我一直觉得ins的照片保护做的很好,能阻止他人剽窃你的照片,保护你的劳动成果。



⚠️但是Lofter的这个导入功能在导入之后可以随意保存图片。...

【纲里】虚拟爱情往事03


03

【系统运行正常】

_2220_03_14_10:35:46_

橘红色短发的青年大概是难得穿一次正装,正站在二楼露台的花坛旁边别扭的扯着自己的衣领,想让自己能够舒服些。在他身后的透明墙壁外,是幽蓝深远的海水,沿着建筑物弧形的外表倾轧而上,银梭般闪耀的鱼群在不远处时而分开时而合拢,排列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阵型。

沢田纲吉沿着楼梯走上来的时候,正好和对方对上了视线,彼此都有些怔愣。但很快,又不约而同地互相点头致意:

“彭格列集团,沢田纲吉。”

“密奥费奥雷公司,入江正一。”

“正装很难穿吧?”

沢田纲吉走上前去,微笑着抛出了话题:

“需要帮忙打领带吗?”

名为入江正一的青年先是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被自...

1 / 13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