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兆夜】荒御灵之花

*麻族灭亡起因,剧透有√
*兆夜谢谢,冷也不可逆√
*清水试手作,OOC请指出我会努力改√
*超——短。

*OK?


————————————————————
01.
“你有钱吗?”
亮蓝色瞳孔的少年神灵注视着面前恭敬跪拜的栗发青年。
“我……什么也没有。”
“不是还有你的名字嘛?”
一旁身穿浅粉色和服的小女孩模样的神器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她歪着头冲着年长的神器发问:
“要成为野良吗?”
青年右手背的纂文很是醒目,他沉默了一会儿,咬了咬牙:
“我的名字是我的主人唯一所有的。”
“我这次来,就是抱着被斩杀也无所谓的觉悟!”
“请您帮帮那位大人!”
他发出了绝对由衷的誓言:
“这件事结束后,我愿意把这个名字,还给我的主人!”
“……”
少年还是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他,然后站了起来。
“你接下了?!”
小女孩惊讶地抬头看他。
“啊,总之暂时让你先欠着吧。”
少年——夜斗神,这样说着,然后带着他的刀来到了江户。


02.
“荒……荒御灵啊!请你不要伤害我的神器!他们都是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啊!!!”
浑身布满了“安无”的毘沙门天趴在被斩开的妖怪嘴里用尽全身的力气请求着。
然而灾祸之神根本没打算停手。
众多神器堕落后时化出的妖物身体巨大而畸形,随着夜斗神手中的每一道刀光亮起都有一部分被粉碎掉,同时砸到附近的街道建筑上带起厚重的烟尘。
生活在尘世里的凡人只会认为这是一场天灾——某种意义上也确实是。
兆麻焦急地仰着头,攥紧了拳头,看着族人被斩杀的滋味不好受,但这是为了维护毘沙门大人的神誉。他四处奔波寻找夜斗神的时候已经下定决心,“麻”字一族已经不配再被主人呼唤了。
『主人救救我吧!!!』
『我还不想死啊!!』
『主人!主人救我!好痛啊!!!』
惨烈的哀嚎响彻了脑海,毘沙门天昏过去之前眼中的恨意已然滔天。
而本体是一根小小的钉子的兆麻,再一次,朝着夜斗神的方向,心怀感激地跪倒在地。

03.
“你干嘛接下来这个工作啦,夜斗。”
绯嘟着嘴牵着主人的手埋怨:
“又吃力又不讨好,那个女人肯定恨死你了!”
“她的神器一下子伤亡惨重,肯定有一段时间不会恢复的。反正,那个神器一定会帮忙的。”
穿着素色常服的少年神无所谓地说着。
“你就知道他会帮忙啊?”
绯不信地撇嘴。
“在那种情况下还愿意为了主人冒着被斩的风险来找我的家伙,不会是出卖恩人的人。”
黑发的神灵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04.
那是江户时代的往事了,注定会纠缠至今。
名为“兆麻”的神器欠了夜斗神的恩情债,可不是五元就能还清的。
他自认为是给主人和“麻”族带来灾祸的不祥之器,直到第二次危机到来前也固执的相信着前代道司的评语。
而每一次都麻烦夜斗神解除危机更是让他心中的歉意更深,唯一能缓解这种愧疚的是主人已经和夜斗神和好。
“真是,非常感激您。”
“彼此彼此啦,你这家伙也帮了我不少忙啊!”
赏花会上,醉醺醺的夜斗神这样说着。
然后和毘沙门吵起了架。
他不过托了托眼镜的片刻,夜斗已经隔着手背亲了上去。
……他只觉得脑子里有一根弦崩断了。

05.
吵吵闹闹的樱花树下,江户时代的恩怨就此揭过。
浑身轻松得不像真的,仿佛第二天那场久远的噩梦还会再次缠上来。
但兆麻知道,无论噩梦是否会再次降临,他都将赌上名字守护他的主人,同时将夜斗神的恩情永远铭记在心中,永不会忘却。
传闻里残暴的荒御灵,在他走投无路时解救了他。
这段因果已经种下,开出像那位神明一样温柔的花。

【END】
熬夜导致语无伦次……战友见面礼收好嘿√

@少年春衫薄



评论(21)
热度(41)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