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雄鹿01

【SPRING SONG】雄鹿{27R}

*美剧汉尼拔AU
*BE.食人.血腥.暴力.高能
*文笔回天乏术不要太期待
*春天好啊各位ˊ_>ˋ



OK?



START!

———————————————


01.Aperitif&Amuse—Bouchee

“我真的、真的很气愤!”
紫发男人涂着浓厚的眼影,唇钉耳环随着他擤鼻子的动作叮当作响,一边说着一边流下了眼泪来。
心理医生看着他随手把手纸扔在纯木茶几上,表情就是一冷,但随即就又恢复了风轻云淡的样子,甚至还体贴地递了几张手纸过去。
“谢谢!你真是善良了DR.Reborn!”
他的病人哭哭啼啼地接过去然后又惊天动地开始擤鼻子,还带着哭花了的烟熏妆继续没完没了:
“我告诉他们,我不舒服,我一定是得了严重的病症!可他们就是不信!还不愿意给我检查!不检查怎么知道我没病呢?你说是不是,医生?”
当你的病人寻求你的理解的时候,你除了宽慰支持他,还能怎么做呢?
一直是业界模范的心理医生身体微微前倾了些,这样他的病人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关心和尊重——而他的病人会感激得忘记刚刚的话题,重新整理情绪。
把彼此都拯救出来。
“抱歉,我的情绪又失控了。你觉得厌烦了吗?”
终于冷静下来的紫发男人小心翼翼地探究着医生理智表情下的情绪。而男人将身体后倒,靠在了沙发上,露出了放松的神态:
“没有这回事,斯卡鲁。你有权利在这里倾诉你的不满,而我,会是你忠实的倾听者。”
“我就说我们是朋友!DR.Reborn,你比我所有的朋友还要有耐心。”
斯卡鲁露出了感动的神色。
“哦?可是我记得你和威尓帝才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
男人一边捻了捻卷曲的鬓角,一边饶有兴趣地询问。
“别提了……我一直把威尓帝当作我最好的朋友,可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看我的。”斯卡鲁再次露出了沮丧的神情,又一个话题被打开了。
而除了听着病人的心里话,并不时给些评价和建议,心理医生克制的表情下究竟还有什么事值得关心,就不得而知了。


这是个多云的日子,云层厚的看不出天气预报里说的晴究竟晴在哪里。


“山本,你在想什么?如果你想让纲君再次协助你的工作,我可不会答应!”
橘黄色短发的女子语气充满坚定。
“京子小姐……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想知道阿纲的心理状况能不能胜任这次工作。”
山本武有些头疼的看着这个来他办公室大闹的女人,努力地解释着。
“如果我说不能,你就会放弃让我的病人为你工作吗?”
京子看着男人琥珀色的眼睛询问。
“不会,但是我会请求你协助他面对有可能产生的问题。”
“……”
女心理医生知道对方不说谎已经很有诚意了,但她的直觉让她必须为了她的病人做些什么——她不确定自己能否保护好那个人。
而山本武的个性,又是像牛一样固执己见,就算他和那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也没办法说服她能放心将人交给他。
没办法了。
女心理医生想。
必须要让一位信得过的人来帮助她的病人。
她一咬牙,说出了那个让她深深忌惮的名字,几乎同时她就看见面前的联邦探长眼睛一亮。
而心底突生的不安让她莫名地感到悲哀起来:
…希望那个人,能够保护好纲君。

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否正确。

京子走出了大楼,看见头顶的云层变的更加厚重了起来,过来时刚刚冒头的几缕阳光,已经感觉不到了。


只有一个病人预约的日子,格外让人舒心,而Reborn博士作为品位优秀的绅士,总是愿意在空闲时刻款待他的朋友们,或者,不速之客。
男人取下放在一边的银色老式机械表显示的时间是傍晚7:25,厨房的窗外,浓重的暮色正在模糊地平线上的一切,像是有深蓝色的大幕垂下,转眼间红日就被吞没了。
厨房里的男人手头的忙乱也到了尾声:银质餐刀缓缓划开被煎烤成棕褐色的肉排,于是烤的恰到好处的内在被暴露出来。
肉排由内而外色泽从浅粉至深褐,汁水在表面滚动着,同时有一部分蒸发在空气里将肉的鲜美味道传播进鼻腔,味蕾也几乎同时被唤醒了。
罗勒、迷迭香、百叶草绞碎后混合的粉末在肉排的顶端和溢出的肉汁紧密交融在一起,然后被倾倒下的黑胡椒酱掩盖。
作为主菜的肉排分成了四人份装盘,对于成人来说量有些不够,但所幸还有其他菜品补足。
事实上,作为开胃小点的精制鹅肝酱和沙拉才是宴会开始的主角。
男人将完成的艺术品托在右手臂上,又拿起一旁早已制作完成的蔬菜沙拉——虽然是蔬菜沙拉,却也和充足的肉类搅拌在一起——然后放在了堆满菜品的餐车上。
“尤尼,帮我开下门可以吗?”
他带着礼貌的微笑向自己的小助手请求道。
“荣幸之至。”
短发的少女调皮的牵着鹅黄色长裙的裙角微微屈膝,然后拉开了厨房的大门。
男人点头致谢,然后迈着轻巧的步子,推着餐车来到了等待已久的客人中间。
尤尼乖巧的从餐车中端起调制好的金百利橙汁酒,一杯杯的摆到客人们手边。
然后主人拿起自己的那杯酒,用汤匙敲了敲杯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男人满意地捻了捻卷曲的鬓角——铁灰色的眼眸在灯光下被映衬成了茶金——然后向上举了举酒杯,带着无可挑剔的微笑向他的客人们宣布:
“今天的宴会,没有素食者。”

而此时按响门铃的访客,自然也会在主人的邀请下加入这场盛宴。



“那么,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
时间返回到三小时前,作为联邦调查局讲师的男人宣布课时结束,然后在鱼贯而出的人群里看见了巍然不动的友人。
褐发的讲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对方那一直严肃坚毅的面容却稍微柔和了一点,语气还带着些微埋怨:
“什么啊,看见老朋友除了叹气没有其他方式表达你的激动了吗?”
“不……我一点也没有激动的意思。”
褐发讲师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厚重眼镜,一边用手帕擦拭一边继续叹息着:
“只是看到你,就看到了麻烦。”
他重新戴好眼镜,比发色略微柔和一些的棕褐色双眼透过镜片看向穿着郑重的对方:
“你最好能够给我个好理由,不然我可不帮你办事,山本。”
“啊,我们都是日本人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对方企图打哈哈混过去,但对上眼就被年轻讲师的眼神震慑了:
“…我知道了,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真的,非常需要你的帮助。阿纲,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山本武诚挚地保证道。
“……一言为定。”
一直被天赋折磨着的年轻联邦调查局讲师——泽田纲吉,最终还是面露倦容地答应了对方的邀请。

即使这邀请,会将他拖入地狱。




【TBC】




评论
热度(8)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