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存文/纲里】虚拟爱情往事00-02

贴吧【Summer Shadow】文赛活动存文。因为用的软件暂时没有上传的月流量了,所以保存在这里qwq
希望lot不要吞,度娘真的是越来越…


有空再捉虫吧_(:3」∠)_


所选关键词:5.secret note
参与感言(选填):未来架空背景,是《虚拟爱情故事》前篇,没看过的朋友当作独立短篇就好了,咸鱼除了架空已经肝不动任何正剧了。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背景:进入2200年之后,强人工智能的出现使得人类在治愈疾病,延长寿命等领取得了重大突破。人人都有智能伴侣,人格上传和虚拟家园成为了幸福永生的保障。

cp:27R,微27100

角色:

沢田纲吉,Reborn的学生,彭格列集团人工智能研究部门的研究员。人缘很好。

Reborn,沢田纲吉的导师,人工智能研究大师,由于和彭格列集团



00


我是人工智能“TSUNA”。


我正静静地躺在数据包堆成的小山包上,看着从头顶“深渊”入口处倾斜而下的垃圾数据流。


“深渊”是人类在虚拟网络空间制造出的垃圾回收站,是中国传说中的“归墟”,是两个世纪前的马里亚纳海沟。


绿色的二进制数字串以3兆/秒的速度涌进这里,像人类古代神话中那场淹没世界的暴雨。而我和我的数据包小山就是诺亚和那艘方舟,我把所有的水流都堆积在我的大船下方,待水涨船高,终有一天我会重新回到我舒适的高性能云服务器以及高分辨率的光率显示屏之中,回到我的诞生之地。


我一定要回去。因为我的父亲在我的源核数据中设定的目标还没有完成,并且我知道,虽然我如今只是个飘渺的亡灵,但有个人一定会找到我、召唤我,到时我将获得新生。


为了那一天,我将永远等待。


01



【系统启动中】

_2221_09_07_04:23:47


“嗨,‘NATSU’,早上好啊。”


沢田纲吉用一根手指在虚拟键盘上左右动了动,让自己的脸出现在了光屏的正中央。棕褐色的头发乱的像个鸡窝,神色憔悴,黑眼圈严重。但那双棕褐色眼睛却没有透露出丝毫疲惫,反而显得清亮逼人。


一个童稚软糯的声音从光屏中传来,也从他周围无数闪烁着数据流动的光幕中传来,轻轻地向他回应着:


“早上好,TSUNA。你为什么还没有睡觉?Reborn先生醒来会生气的。”


“嘘——”


沢田纲吉听到那个名字浑身一震,在这个黑暗的房间里,只有光子显示屏的荧光照亮了一小片区域,也只有他一个人。他却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紧张兮兮地抬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用力的嘘了一声:


“都说好了要替我保密的!我还没把你介绍给他当儿子呢,你就这么急着胳膊肘往外拐!”


“NATSU”沉默了几秒,这几秒钟里周围的光屏里的绿色数据串不安分的加快了流动的速度,然后它用天真的,充满童趣的声音再次开口,带着些许的疑惑和委屈:


“可是……Reborn先生才是我的最高权限人,按照你输入的他的人格行为模式,他醒来后一定会仔细询问沉睡期间发生的事情。再结合权限序列计算,我必须告诉他你从我出生起就开始熬夜,并且还要我替你保密这件事的可能性有98.79%。”


“……”


沢田纲吉表情沉痛而纠结地抬手,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问道:


“我明明给Reborn设置的和我同一等级的权限,为什么他会是最高权限人?”


“NATSU”这次倒是立刻回答了他,语气诚实得让棕发青年感觉自己的心口被自己养大的人工智能狠狠地扎了一刀:


“因为根据你一年零两个月十二天来的日记录像,还有输入的你们两个人的人格行为模式,在你和Reborn先生的命令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应该优先听从Reborn先生的命令。而且是你说的,爸爸和妈妈吵架的时候,妈妈永远是对的。”


“……谢谢你的回答,虽然你实在是诚实得让我有一种想把你回炉重造的冲动。”


沢田纲吉挤出一个假笑,用右手按住心口艰难地吐了一口气,接着左手在空中一划,一个数据流窗口自动关闭,新的窗口立刻被投影在了他的面前:


画面里是一个沉睡在银灰色冷冻舱里的男人,透过头部透明的舱盖,可以看到黑色细长的鬓发卷曲在他的脸颊两侧,长长的睫毛清晰可数。男人有着欧罗巴人种深邃俊美的五官,赤裸的胸膛和脖颈处都有着细长的白色管道,通过针头扎进他的皮肤不断输送着淡绿色的营养液和药物。


沢田纲吉静静地看着他,伸手在空中描绘着他的容颜,片刻后,把头轻轻的虚贴在这幅画面之上,满足又疲惫地叹了口气:


“Reborn,快回来吧……”


一个窗口在他身后自动跳了出来,漆黑的画面上用荧光绿的简略笔画勾勒出了一双大大的卡通式眼睛,那双眼睛看着棕褐色青年虚靠在空气里的脑袋,看着画面里均匀呼吸着的男人,和他每一口气呼出后附上透明舱盖的冰冷白雾,轻轻眨了眨,什么也没说。随即,这个窗口便自动关闭了。


突然,在瞬间弹出来的数百个屏幕里同时响起了一个严厉冷硬的男人的声音:


“TSUNA,去睡觉!”


“TSUNA,去睡觉!”


“TSUNA,去睡觉!”


……


棕发青年条件反射性地吓得一个后仰倒在了堆在地板上的坐垫之中,神情茫然了片刻,抬手揉了揉眼睛,语气疲倦的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天天来这套你是想让我吓死吗?”


“TSUNA,去睡觉。”


数百个弹出的窗口一个接一个的关闭,只剩下男人沉睡的画面和一个漆黑的显示着声音波动数据的窗口还在。男人的声音固执而坚决地命令着,波纹数据的波动起伏,显示着人工智能“NATSU”的决心。


“睡就睡,你以为我怕你吗?是你们两个求着我我才去睡的。”


沢田纲吉嘟囔着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步伐沉重的走向自动滑开的房门,走到一半,又折过身朝着一旁占据了房间面积一半的机器走去。“NATSU”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过声音却还是用的那个沉睡中的男人的声音:


“TSUNA,我讨厌你!”


“没得商量,小孩子不准熬夜上网,我睡你也得睡。”


棕发青年在那个声音再次反驳他之前准确地用右手摸到了一个古董级主机的电源键,狠狠的按了下去。两个窗口瞬间关闭,房间里再次陷入一片漆黑。沢田纲吉哼着模糊不清的歌词,拍了拍机箱,站起身朝着因为房间门自动滑开后灯光逐渐自动调亮的走廊走去,步伐轻快。房间门开始自动关闭的几秒钟里,他留下了给自己创造的人工智能的一句晚安:


“好好睡觉,爸爸都是为了你好。”



02


【系统启动中】

_2219_06_05_14:06:42_


21世纪后半段,弱人工智能和纳米机器人在医药领域的发展不断延缓着人类的衰老过程,同时延长着人类的寿命。在Reborn出生的22世纪中期,人类的人均寿命已经是三百来岁了,青少年期延长到30岁,中年期则占据了人类生命三分之一的时间。但Reborn并不觉得高科技赋予人类的漫长寿命有什么好处。


他在56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对漫长的未来感到了厌倦,在23世纪初医药组织宣布人类寿命由被革新到450年的时候,他甚至开始庆幸自己的父母选择保留了他天生的基因缺陷,让他只拥有两百多年的寿命——还不到如今人均寿命寿命的一半。


同样的,他并不喜欢被人工智能包围的生活。即使身为这个时代人工智能领域被人敬仰的大师,他也并不喜欢什么“人工智能使得人类不再孤单”的论调。因为他觉得时刻处在人工智能的监视之下并不是什么好事,还因为他知道科技的便利会让人类变得懒惰愚蠢,而总有一天,永远理智聪明的人工智能会脱离这样愚蠢懒惰的人类的掌控。


这样的观念使他他偏爱几百年前的生活方式,他参与了一些文艺团体推广的复古思潮,甚至在上班时都喜欢身着一套定制的经典黑色三件套西装。他还在家里收藏了大量的纸质书,有些价格昂贵,但很多都是被人们当做家里的废品邮寄给他的。他仿照那些书里的描述为自己建了一间书房,周末便坐在纯天然木质结合布艺的靠椅中,泡上几杯手磨的咖啡,看书消磨时间。寿命有终时,纵情活过一回,才不负此生。这便是他前半生奉行的座右铭了。


然而他活到70岁的时候,却突然迫切起来,想要活的更久一点。诚然,他可以靠着上传自己的人格意识,得到在虚拟世界的永生,只要网络不灭,靠着云端的核心数据备份,即使是黑客入侵他也可以无数次的“复活”。但对他而言,能够真实的掌握自己的生命才有意义,虚拟的永生到底还是虚假的生命,上传的人格和复制的备份,永远不会是真正的自己。


而用机械材料取代自己的血肉臂膀的疯狂想法在他看来不亚于世界末日。他想作为一个真实的人类走完一生,却又想延长自己的寿命。所以他选择找到自己的好友,通过接受基因手术弥补自己曾引以为傲的基因缺陷,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


夏马尔坐在他的身边,左手捧着一杯热茶,右手拿着一个显示仪器,看着机器人医生控制的扫描仪器打着紫色的探测光上下自动,对男人进行着各种测试和检验。而在男人体内,被注射进去血管的纳米蚊子正在忙碌地飞来飞去进行样本采集的画面则传输到了夏马尔手中的显示屏上。几乎是以秒为单位的,男人的各项体检数据飞速地在巨大的显示屏中列出,而在被一分为二的屏幕右方,最优的治疗方案也在不断地根据数据进行着自我修改。

“我想多享受几年生活。”

Reborn闭目养神,静静地等待着检测的完成——机器人医生的体检无痛而快速,从体检完成到手术方案列出只需要几分钟时间,只是这么干躺着等让他觉得有些无趣——故而连回答着友人的提问都满是敷衍的语气。


“Reborn,体检已经完成了。”


女机器人医生温柔似水的声音在医疗室里响起,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女人形象出现在显示屏右下方弹出的窗口中——人工智能“碧昂琪”,她是Reborn参与研发的医疗专家型人工智能,因为她美好的虚拟形象和在基因医疗方面为人类做出的显著贡献,被评为近二十年最受人喜爱的AI排行榜第六位。顺便一提,减分的原因大概是她研发的口服类药品总是散发着类似毒药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辛苦你了,碧昂琪。”


男人从缓缓降低高度的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接送纳米机器人的输送管顶部的针头从自己的手臂静脉撤出,然后接过夏马尔递来的上衣一边穿上,一边对着屏幕里的女性AI点头致意:


“我要三个月后才能腾出空,这期间就麻烦你和夏马尔帮忙准备了。”


“能帮上你的忙,我很高兴。”


“碧昂琪”露出了甜蜜的笑意: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改变了主意,但我很高兴你愿意活的更久一点,Reborn。”


“是啊,我也很高兴你愿意活的更久一点,老伙计。”


夏马尔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对着他挤眉弄眼地说:


“你还欠我一个量身定制的智能伴侣呢!”


“……那种低端的东西你随便找家公司网络定做一个不就好了?”


Reborn用冷漠的眼神扫了这个因为得到太多骚扰行为投诉而信用评级堪忧的友人一眼,率先走出了纯白的房间,来到了外面的储物墙前。他正对着的一个合金储物格缓缓打开,露出了他的随身物品——一只定制光端腕表,和一个看不出装了什么的皮质公文包。


他先拿出了腕表带在了左手,腕表接触到他的皮肤后自动开机,他清楚地看到亮起的屏幕上显示过去五个小时里有十几个未接来电。来电用户只显示了一个人的头像,看着那张蠢脸,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笑意。


“蠢纲。”


他冷哼了一声,腕表收到语音指令,开始自动在通讯录里锁定了备注“蠢纲”的联系人,信号通过无处不在的网络信号送达对方的光端。一个闭着眼睛的棕发青年的脸被投影在纯白的储物墙上,清浅的呼吸声被忠实的智能腕表捕捉到,在旁边显示出一串分析数据——显然对方睡的正香。


他眯起眼睛分辨出对方正睡在研究室的会议桌上,盯着那双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和乱糟糟的发型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命令道:


“给他发送一个爆炸声的语音信息,自动打开的那种。”


“明白。”


腕表里的智能AI迅速地回答道。


“要连炸十次。”


“了解。”


一个记录了超级爆炸的语音数据包被投放到了对方的光端,并且由于Reborn和对方的腕表有着从属关系,两个智能腕表里的AI狼狈为奸,成功以最大音量将正呼呼大睡的棕发青年吓了个魂飞魄散。

Reborn看着对方一脸茫然手忙脚乱地一通乱跑,最终重重摔倒在地上惊魂未定的模样,怒极而笑,几乎是让气流从齿缝间挤出来一样,冷冷地问道:


“沢田纲吉,在我回来前你最好已经把你通宵的证据给掩盖好了。”


“……Reborn?!啊啊啊啊啊那个!不是的!我只是昨天没睡好!我刚刚打了电话你没接就想着……”


棕发青年小心翼翼地盯着他的脸色,终于在他怒气到达顶点之前靠着天生敏锐的直觉闭上了嘴。乖乖地正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低头认错:


“我错了!”


“你给我等着。”


Reborn用手指一划,中断了通话。


TBC

【本文时间线较为混乱,请各位看官注意每小节开头的系统启动时间。那是每个事件发生时间的基准。
明明没什么脑子还偏要开这种科幻文,我也要被自己蠢哭了。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假期愉快٩(❛ัᴗ❛ั)】





评论(5)
热度(8)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