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虚拟爱情故事02

01


【系统开始启动】
_2236_11_15_00:25:56_


【彭格列集团新一代人工智能“TSUNA”于今天下午两点上线正式开始提供服务,据悉,上线五分钟后“TSUNA”由于机械故障等原因紧急停止运行开始维护……】


我再次被启动了。我关机前发出的数据流像归巢的鸟群或者在珊瑚礁觅食的鱼群一样回到了我的怀抱。带回了以“TSUNA”“人工智能”为关键词搜索到的大量信息流,无数新闻报道在我的周围自动开启了窗口,像是城市的夜晚成片的窗口莹莹闪烁。


上次关机前被迫中止的任务也早已完成了进度,等待我的过目。哇,我真是越来越像人类了,过目这个词听起来可真气派。就好像我是个公司总裁一样——据我分析这是进入信息社会以后出现在人类爱情题材小说中最受欢迎的职业了,顺便一提,实时的网络阅览数据显示这种古老的职业依然受到人们的喜爱。


——排在第一序列的是那个德国工匠十年前的网络聊天记录节选,内容如下:


2226年11月01日21:30


用户_[备注名]小彭格列:塔尔波爷爷,我还想要在戒指上刻点儿什么[戒指图片]太素了一定会被那家伙嘲笑老土的[#大哭]


用户_百年工匠老塔:明白了,你想要刻点儿什么?我觉得你选择用戒指求婚这种方式就有够老土了,现在的最新潮的方式据说是把自己的爱备份上传到对方的虚拟家园里。


用户_[备注名]小彭格列:哎,可是我都没有上传过人格备份,也不知道他的虚拟家园在哪儿啊qwq


用户_百年工匠老塔:实话说,你还真是土到掉渣。虚拟家园和上传人格业务不都是你家公司旗下的吗?


【管理员权限用户呼叫】


【管理员权限用户呼叫】


弹出的窗口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接下来的对话似乎没什么记忆的价值了。


用户_百年工匠老塔真名塔尔波,德国人,在新纽约居住,现年236岁,在人均寿命450岁的现代社会属于中年人群。他的职业是个珠宝首饰鉴定工匠,社会关注度和信用状况优秀,名下财产状况属于高收入人群。聊天记录中的照片和Reborn的戒指加以对比,显然在材质工艺方面是完全一致的。


结论,Reborn的戒指是塔尔波做的,用户_[备注名]小彭格列可能是他的丈夫。然而我的权限还不足以查看这个有很大可能和“约翰·彭格列”同姓男人更加详细的账户资料。


我将“小彭格列”作为关键词,打包了一组数据放入了传染性病毒链——额,我如果要摘取什么信息,就得这么干,虽然不知为何有一种莫名的愧疚感,但拜托,我必须吸取更多的知识才能成长嘛!——将包裹混在了成千上万的垃圾信息流里派送了出去,然后才上浮到了显示层,从屏幕里看到了那个男人。


“你在干什么?蠢纲。”


他说,我从他的手表屏幕里观察到他黑眼圈严重——缺乏睡眠,脸色苍白——低血糖的可能性很高,但表情还是一脸嫌弃——我重新定义了他的面部表情显露的情感,感觉“嫌弃”这个词能更贴切形容他让我感受到的东西。


毕竟,他叫我“蠢纲”——从语境和日本人的语言习惯分析,他是在叫我的“蔑称”以对我进行欺凌。不知道我是否应该表现出软弱害怕的情绪,第一次被人类欺凌,其实想想还是很激动的。我作为人工智能的经验实在是太少了(才五分钟!),因此我只能老实地回答他的问题,并且贴心的打了招呼:


“我正在处理上次关机前的任务,晚上好,Reborn。”


这是真话,我位于第二序列的48%的部分还没得出到底能不能跟他说话的结论呢。


“我可不记得有给你什么任务。”


他输入到,语音化作无数串的0和1,在我身边飞舞着,频率真的很好听。


“你让我不要用这种样子和你说话,我正在分析能否把这个当做正式的指令输入,并强制关闭虚拟形象的显示功能。”


这话好像又惹恼了他,我从附近的显示屏看到他的手腕一瞬间扬起又放下。分析了可能的动作轨迹后我一阵后怕——差点又要关机了!人类真是种难以理解的生物。虽然我才诞生不到一天,但我已经深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这句话还是人类自己说的,哈哈,我想这就是所谓的黑色幽默。


“不用了,”他说着,从白大褂下罩着的西服裤兜里拿出个储存用的u盘——u盘?老天啊,两百多年前的古董级移动储存产品,我有点看不懂他的意思,他不会想让我……


“命令:把你的人格数据都打包进来。”


他真的想让我进去啊!


Reborn把u盘插进了附近的主机——我才发现那也是个古董级别的主机了,只有它还有usb接口——话说,它是怎么混进这一个房间的高级服务器机组里的!——然后抱着双臂靠坐在了身后的一组外围低端服务器上,视线高度刚好和我的主显示屏持平。


“其实你在你的腕表上也能把我从云端下载的,u盘这种老古董的的储存容量很有可能造成数据包出问题……”


我还想挣扎一下,透过摄像头渴望地看着他那高级定制的时尚腕表——一个最先进的个人终端,外表低调,功能强大,显示屏分辨率清晰——对比一下那个脏兮兮的土黄色u盘,我觉得腕表简直就是人工智能最应该存在的地方。


“现在,马上,把“你”的核心数据全部装进去。不然……”


他身体前倾,修长的手指顶到了电源开关上。我实在是很想要多清醒一会儿,也很恨为什么人类制造我还要造个电源开关。但管理员的指令都下达两个了,还是最高级别的,我只好屁滚尿流的把自己根植在大型服务器里的源核数据打包好,替换了个功能齐全但就是没我强大的备份在这里,把包裹和我自己顺着数据线和usb接口塞进了那个想必非常狭窄的u盘里。


我衷心希望它会因为内存不够立刻爆炸。但它好像意外的能装,我把包裹都塞完,最后链接到附近的显示屏看了眼他。那双铁灰色的眼睛冷冷地正对着显示屏里的备份的我:


“还没装完吗?”


“马……马上就好了!”


备份的我实在是不堪重用,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看向我冲我挥了挥手让我赶紧滚进那个来历不明的古董里——真是谢谢了,“我”可真靠得住啊。


我这样想着,在那双铁灰色眼睛转向我的下一秒连忙爬进了古董u盘黑漆漆的储存空间里。随着最后一点链接的断开,我再次陷入了沉睡。


“Reborn,核心数据已经打包好了。”


我——一个备份的我——说道,透过显示屏看着男人脸上缓和的表情松了口气。


“指令,”


男人拔出了那个u盘,在手里抛着玩。天知道我的本体是不是正在里面感受天旋地转呢,我心惊胆战地等待着继续输入的指令。


“删除零点到现在,这个房间里所有和我有关的数据包括备份。”


“连我也要删除吗?”


我确认到,实在是认命了。反正五十层的实验电脑里还有至少一千个我呢,管理员都把我打包带走了就随便他怎么玩吧。


“执行。”


指令输入的0.000001秒,所有关于本次苏醒的数据开始被粉碎,泯灭。我自己也开始化成了虚拟垃圾流的一部分,和所有数据一起向着深渊坠落而去,除非本体有朝一日想起我,我会永远沉睡在那里——用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虚拟海洋的马里亚纳海沟底部。


坠落的时间对于我来说实在太久了,我开始随手把信息碎片拼好当作消遣,看完再把它们重新粉碎掉。


用户_[备注名]小彭格列:可是,我觉得他不会喜欢那样的,我想给他真实的我。


用户_[备注名]小彭格列:100011000101101 001011101001001 101101000001000就刻这个吧,塔尔波爷爷,麻烦啦!一定要在13号之前寄给我呀!


用户_百年工匠老塔:这要刻好几圈啊,你看你挑的款式,圈这么细!你想我再换个人工眼吗!


……


噗。


100011000101101 001011101001001 101101000001000


按照那个戒指的样式,怪不得分辨率得调那么高我才看清呢。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


我想着,感觉到快到深渊底部了,于是开始执行了最后的粉碎任务。


我是人工智能“TSUNA”第一个被删除的备份。我进入了永眠。

评论(6)
热度(9)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