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双源】金色梦乡03

*作者已经不知如何收场!

*谁知道能不能圆回来啊?!

*文笔回天乏术【三周目



———————————————————————————————

“Sleep pretty darling do not cry
  And I will sing a lullabye.

(睡吧,亲爱的宝贝,别哭泣 
  我会唱一首摇篮曲)”


——《Golden Slumber》

     

     

     

03


风与潮之夜的重逢要以沉默、以泪水、以刀锋纪念。

源稚女掏出了塞住耳朵的线团,梆子声在继续回荡着,他能感觉到力量正在自己的身体里复苏,龙血重新沸腾在每一条血管里,嘶吼着要把身为”人“的软弱冲刷殆尽。

而在路明非的眼里他能看见自己被点亮的金瞳像是黑暗里的业火,瑰丽地盛放。


比起见到哥哥,杀死王将更重要。


他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失望和不甘仍旧在拉扯他的心脏,但是他快失控了,这样的感觉对于他逐渐变成的风间琉璃而言什么都不是。

龙形死侍悬浮在水面上,要是源稚女早就吓得腿软了,他什么都没经历过,只是个普通的山中少年,想要见哥哥。

但是风间琉璃是强到极致的恶鬼,所以他拿着散弹枪冲上去和死侍近身战,面无表情地拆掉面前这具骨骸,任它被水流冲走。

他默默地站在那里,然后抬头看着楼梯上的路明非作了最后的告别。

他确实长得像个女孩,但骨子里是个赌徒,不然也不会开极乐馆这种赌博娱乐场所。所以他赌路明非能赢,再被哥哥杀一次也没关系,当然能杀掉哥哥更好。

反正源稚女早就死了。

就该变作厉鬼复仇。

他僵硬着一步步远离,一边走一边嘶吼,时而痛哭,像是在哀悼身体里将要死去的灵魂,又像是要在重逢前把泪水流干。

一路上的死侍都恭敬地匍匐在地上,被“皇”的威压逼迫得瑟瑟发抖。

他来到了夏月间,要等的人还没到,或者已经走了,露台外就是皓月当空,空气中的残留的烟草味道丝丝流动。

他就这样依靠在房间中央的小桌上不动,直到门轰然倒塌。

然后做了些什么都模糊得像在梦里,多年前他也是这个状态,杀人不自知,发狂如梦呓。

唯一能看清的一张面孔是个年轻英俊的男人,看到这张脸就突然感觉到满腔怨恨毒咒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所以拿起刀就要摧毁掉这个男人,听着血液飞溅的声音就发出愉悦的狂笑,像是追逐玩弄猎物的猫,步履优雅地一路斩杀追逐,直到那个男人越飞越高,越来越远。

他突然记起了多年前给予自己死亡的那个拥抱,于是在狂笑的同时张开了双臂,站在风里白发飞舞,妖艳至极。

然而这次,没有拥抱,也没有刀锋降临。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站了很久、笑声如从遥远过去苏醒的幽灵,分不清悲喜。


直升机的引擎轰鸣在耳边,源稚生勉力睁开双眼向下看去:层层叠叠的黑色海浪拍打着建筑物,富士山的岩浆将海面和天空都映红了,而风魔小太郎刚好被风间琉璃砸到水中,火柱冲天而起。

好吧,早就知道回不去了。

可是听到谈判要求的时候真是忍不住想要相信下面这个妖魔般的疯子。

那是曾经陪伴过自己十多年,互相取暖依靠的兄弟。

他不由得又想起很多个过去的片段,像是死前的走马灯:

会在黑暗惊恐得不敢睡觉的源稚女、会被人欺负了就哭着躲到自己身后的源稚女、总是腼腆得像个女孩子的源稚女、偶尔被自己夸赞就会红着脸眼睛亮晶晶地望着自己的源稚女......

最后是被女孩们围绕的云中绝间姬,和被刀锋刺穿胸膛的垂死之鬼。

源稚生痛苦的闭眼:

“稚女,我们都回不去了......么?”

这话语介乎呻吟和梦呓之间,没人回答他。

于是胸中微薄的一点点希望,也就被伤口的疼痛和残酷的事实冷却了。


他闭上双眼,肾上腺素大量的通过管道输送进身体,假装自己已经睡去。

不看、不听、不言。


【TBC】

被原著虐了六遍已经语无伦次,剧情顺序全是乱的求别喷


评论(3)
热度(10)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