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兆夜】谨遵谕令01

*祭祀骑士梗

每个祭祀根据等级和能力能有N个骑士...

神=祭祀,神器=骑士《这样的脑洞


*兆麻向自家祭祀献上忠诚,但是向某个祭祀献上真心的故事233

*脑洞而已别当真。看到OOC的话请温柔的指出我可怕疼QUQ

*想看看能写到什么程度而已。


OK?



START!

———————————————————————————————



【兆夜】谨遵谕令01


“兆麻,我今天在会议的时候,听说那个家伙被下派到了东边的辖区。”

毫无征兆的,静坐在梳妆台前等待着自家见习骑士为自己束发的帝国女祭祀开了口,镜子里的紫色眼眸有着兽类一般的竖瞳,直直的盯着端坐在门边沙发上的褐发青年。

“...您的意思是?”

他面上的神情不变,迎着那道目光开口询问主人的意愿。

绍巴细心地将女祭祀柔顺的金色长发编成了长辫,在尾端用水蓝色的发带系好,然后恭敬的离开房间,将空间留给首席骑士和主人。

“我要去东边。”

女祭祀转过身来,神情极为认真地对他说,紫色双眸里的怒火的旺盛他一眼就发现了。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杂.碎!”

“威娜大人......”

青年睁着那双绿眼睛透过眼镜无奈地看着明显陷入牛角尖的自家祭祀,心知这次无论如何都要随了对方的意,这个认知稍微让他有些头疼。

但是看着眼前一脸倔强的女祭祀,他还是妥协了:

“既然如此,我这就去为您安排行程。您这次出行的名义会是访问东部教区和讨伐魔族。”

他看到女祭祀不满的皱眉,语气稍稍强硬了些:

“就算您要去报私怨,也该履行身为帝国祭祀的职责,威娜大人!”

“不然的话,我将认为您作为骑士团的领袖严重失职!”

“又是那套拿骑士团当亲兵使的论调。”

威娜看着神色严肃的骑士,口气更加冷硬地打断了对方的说教: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相信我,兆麻。”

她看着青年骑士如同森林一样翠绿的眼睛里明显的不赞同,语气有所软化了一点:

”毕竟我只有你了。“

”所以请你相信我,这次我会保护好大家的。“

”以我帝国祭祀的身份,对天发誓!“

女祭祀金色的长辫从右肩垂下来,和她穿着的天青色丝绸长裙很配,紫色眼眸静静地和他对视,毫无躲闪。

他无可避免地回想起很多年前那场浩劫,一下子就心软了,无话可说。

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女祭司身前,单膝跪地行礼:

”谨遵谕令,大人。“


+++++++++++++++++++++++++++++++++++++++++++++

帝国地域宽广,物产丰富,虽然没有外敌之患,却有异族入侵的危机。

而位于帝国东南部的“黄泉之墙”属于比良坂教区,更是防患深渊魔物入侵的重镇所在。

但同时,这里也是各色人种混居的大熔炉。

“实在对不起,夜斗大人!可是我实在无法容忍和您继续前行了!”

短发女子作梨花带雨状哭诉着:

“虽然很感激您给予了我名字并且带我渡过实习期,可是您的手汗实在是让我无法忍受!”

“诶诶诶?!别这样啊!虽然确实手汗多可是我又没有碰到你!伴音你就行行好留下来吧!”

穿着诡异服饰的少年着急地请求着。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人家不要啦——!!明明就是个祭祀却穷的连祭祀长袍也买不起!连自己的殿堂都没有!还只有我一个骑士!整天清扫魔物就算了!连治病消灾的小任务也要接!和佣兵没什么两样的生活根本没有前途——!!”

“别、别这样啊!我也有好好努力挣钱买地皮的啊!不是告诉你我脱离了以前的殿堂出来重新单干了嘛?”

“总之!我要和夜斗大人您解除契约!”

女子跺跺脚,抓狂似的尖叫着。

“我、我知道了啦!烦死了!”

鼓着脸明显舍不得的少年边说着边举起一只手在空中写写画画:

“以吾之意志,昔赐汝之名,缔结相伴守护之契,今于此地众生灵之前消解,此后各自前行。”

蓝色的点点微光亮起,无形之间连着两人的锁链便消失了。

各自察觉到心头一松。

“呜呼——!谢谢您啦夜斗君,有缘再见吧~”

刚刚解除契约,短发女子欢呼着就跑走了。

“...啊,有缘啦...就这么走了吗?!”

丧着脸的少年看着对方飞快远去的背影随便举了举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始喃喃自语,同时用手指在沙地上画圈:

“讨厌啊...这样怎么接那些酬劳丰厚的任务啊.....”

“...而且我要到哪里找愿意跟着我的菜鸟骑士啊!!!!!"

比良坂教区的边缘小道上,身着诡异服装的少年要崩溃似地抱头大喊道。


【TBC】

凑合着看吧...

给丢失骑士的夜斗祭祀点个蜡恩【泥垢

评论(4)
热度(42)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