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虚拟爱情往事03


03

【系统运行正常】

_2220_03_14_10:35:46_

橘红色短发的青年大概是难得穿一次正装,正站在二楼露台的花坛旁边别扭的扯着自己的衣领,想让自己能够舒服些。在他身后的透明墙壁外,是幽蓝深远的海水,沿着建筑物弧形的外表倾轧而上,银梭般闪耀的鱼群在不远处时而分开时而合拢,排列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阵型。

沢田纲吉沿着楼梯走上来的时候,正好和对方对上了视线,彼此都有些怔愣。但很快,又不约而同地互相点头致意:

“彭格列集团,沢田纲吉。”

“密奥费奥雷公司,入江正一。”

“正装很难穿吧?”

沢田纲吉走上前去,微笑着抛出了话题:

“需要帮忙打领带吗?”

名为入江正一的青年先是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扯得歪歪扭扭的黑色领带,放弃了挣扎,松开手,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深蓝色方框眼镜:

“啊,有劳了。”

于是沢田纲吉又走的近了一些,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对方原先系成的死结解开,把领带抚弄的平整了一些,接着在入江正一的注视下,打了一个漂亮的温莎结。

“彭格列的人,真是厉害啊。”

入江正一盯着那个瞬息间完成的领结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像是称赞似的说了一句。

“这是我学会的唯一一种打法了,听说两百多年前的人会的花样更多呢。”

棕发青年退后一步,最后正了正领结的位置,露出个腼腆的笑容表示不敢居功。

“也不知道一堆宅男聚在一起要穿这么正经干什么,真是浪费时间。”

“这都是惯例嘛,而且,今天是你们密奥费奥雷的审查兼发布会吧?”

沢田纲吉对着一脸烦躁的红发青年做了个鬼脸:

“这个场合穿得隆重点总没有错。”

“噗、哈哈,说的也是。”

没有想到在这个场合还能陡然遇见个装模作样的鬼脸,入江正一被逗笑了出来,随后便发觉自己紧张的心情多少得到了缓解。于是他收起笑容,正经地道了个谢:

“多谢,没想到竟然会被竞争对手安慰。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哈哈哈,道谢的时候不要突然吐槽啊,我会分不清是夸是贬的。”

然而自己也没能忍住吐槽。沢田纲吉和入江正一相视而笑,默契地伸出右手相握,三下后便松开了。

“你还不准备入场吗?”

露台上有几组为观景设置的桌椅,沢田纲吉选了个就近的蓝色水躺椅躺了上去,却只感觉到一阵温暖——密奥费奥雷的发布会选择了位于美国大陆架边缘的太平洋辐能海底酒店做会场,为了避免刺激海洋变暖,室温恒定在16度,即使穿上了有恒温功能的智能服装,也有受凉感冒的风险,因此酒店内的所有设施都有最基本的调节温度的功能。

入江正一拖了一个粉色棉花糖造型的沙发椅到他旁边过来坐下,抬头看着透明穹顶外的海洋奇景,有条有理的回答道:

“董事长的发言要持续很久,而且我也不用上台,只是走个过场。”

“你们公司看上去很信心十足啊。审查已经十拿九稳了吗?”

入江正一看着几只月白色的水母晃晃悠悠地上浮,嘴角微微勾起:

“打探情报吗?我们公司是无论如何也要让审查通过的,因为他们对这次的……很有信心。”

“我只是好奇,我是第一次参加审查。”

沢田纲吉也看着那几只水母,在它们上升途中,之前银白色的鱼群又折返回来,恰好经过水母身边。其中一只水母纤细如柳絮的腕足闪电般网住了一只银鱼,把它往云朵般的身体里拖去。

“听说审查是为了不让强人工智能出现,上一次的智能革命就是因为没有限制智能的网络资源,导致完全成熟的强人工智能差点统治了地球。”

“谁知道呢?”

入江正一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对着两米外的角落里的R-21型机器人招了招手,识别到人类活动的机器人由待机中苏醒,从自己的充电位置解除锁扣,利用滑轮来到了他面前,用莹绿色的光投影出了菜单。

“我听我奶奶说智能统治期间普通人的生活没什么变化,反而更加舒适方便了。她还挺想念和她谈恋爱的那个机器人的。对了,你要喝什么?”

“唔,乌龙茶吧?你奶奶好厉害啊……我家里好像没怎么有过机器人,因为老房子难改造,智能家居也用的很少。”

“那也挺好的。”

入江正一下单,刷了虹膜验证,一阵钱币叮当的声音响起,提示付款成功。R-21机器人是以古老的系列电影《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为蓝本的服务型机器人。高1.2米,宽1米,有着憨厚的圆脑袋和能保存食品的方肚子。它重新滑回自己的充电位置上,大约等了20秒,“叮——”的一声,它带着食物的香气回到了入江正一和坐起来的沢田纲吉面前。朝着两个人类打开了“肚子”的门。

入江正一拿出了乌龙茶递给沢田纲吉,又拿出了一听咖啡,一碗热气腾腾的叉烧拉面。

“多谢款待。”

泽田纲吉对着红发青年道了声谢,又伸手摸了摸机器人的头,看了眼方肚子上标识的铭牌:

“也多谢你啦,R-21beta5。”

机器人的指示灯闪了两下,又回到了角落里继续待机。

“你这个人,温柔得有些奇怪。”

入江正一喝了口面汤的间隙,抬脸对他说。

“那可是我参与研发过的机器人,就像爸爸看女儿,怎么温柔都不过分。”

沢田纲吉煞有介事地说:

“那可都是我熬夜了两千多个小时的心血!”

入江正一差点一口面呛在嗓子眼里,努力的把面吞下去以后,看着身边的棕发青年满脸怀疑:

“R-21机器人2218年发行的时候你也才18岁吧?”

“我跟着师父做学徒的时候,R-21是第一款我全程参与研发的机器人。虽然工作比不上师父细致,但是后期调试基本都是我来做的啊。”

入江正一露出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不是科班出身?带学徒这种方法,难道你的师父是……”

沢田纲吉又是害羞又是自豪地点了点头:

“我的老师是Reborn。”

入江正一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坦坦荡荡的承认了,不由得神色复杂起来。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的年龄的?”

沢田纲吉忽然想起入江正一之前的问话,年龄在这个时代已经是被承认得到保护的隐私,为什么对方会精确的知道自己2218年的时候18岁?

入江正一闻言,放下拉面碗,捂住腹部露出个有点尴尬的表情:

“2215年,我们一起参加过并盛町的统一升学考试……并盛高中目标填报大学智能科学研究方向的人里,只有你……入学考试数学没及格。”

而且还是35分,何其惨烈的分数。

入江正一想到这里,不由得觉得腹部的抽搐渐渐严重了起来。当年为了进入a大智能科学研究系,他拼命学习,最后在被录取的同时也落下了神经性胃病。现在旧事重提,又或许是最近工作太过劳累的影响,竟然有发病的迹象。

没有想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也能遇到被人翻出自己的黑历史,沢田纲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想起数学那惨不忍睹的分数,他也露出了一个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哈哈,总之,虽然那时候落榜了,但是遇到了现在的老师,现在想想实在是万幸啊……话说、你的表情很难受的样子,没事吧?”

“我……没、事!”

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剧烈,入江正一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你的智能腕表是研发人员专用?有装配常用止痛针剂吗?”

沢田纲吉看着痛得缩成一团的入江正一,眼看对方的眼镜摇摇欲坠,主动上前替他收了起来。

入江正一摇了摇头——这还是近两年来第一次胃痛的这么厉害,他一把抓住沢田纲吉伸出的手臂借力支撑,一边抬起右手手腕将眼睛对准腕表表盘通过验证,命令到:

“健康、一级求助!”

红色的惊叹号闪烁了两下,一个温柔的女声从腕表中响起:

“收到,正在为您检查下榻酒店适合您的药物仓储情况,请您在原地等候。”

半分钟后,那个角落里的R-21型机器人再次滑行到他们面前,打开了肚子上的门。沢田纲吉一把抓起里面的那只蓝色药剂,撕开封口后塞到了入江正一嘴里。几乎就在药剂见底的同时,入江正一的呼吸就平稳了下来。疼痛的感觉也下降了很多。

“小正,刚才真是危险呀。”

一个听上去令人感到亲切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沢田纲吉转过头去,一个白衣白发的青年站在楼梯口,朝着他们走来。

“等下就要参加审查会了,你要是出事了我会很伤脑筋的。”

这名白发青年走到近前,沢田纲吉认出了他身上是密奥费奥雷科研人员专属的白色制服,而男子左眼下的紫色倒王冠刺青,似乎是用什么反光涂料画上去的,有着金属的质感。倒是和紫色的眼睛很相称。

虽然这名青年看上去十分温和无害,但沢田纲吉总觉得他看上去有哪里不对劲。

“抱歉……白兰大人。可能是我没休息好。”

入江正一站了起来,低着头说道。

“为什么小正要对我抱歉?你难道是自己想要生病的吗?”

这个名叫白兰的青年和入江正一之间的一应一答,生硬而古怪。而入江正一称呼白兰为“白兰大人”这一点,也让沢田纲吉有些疑惑。但他天性不喜欢尴尬的氛围,于是出言解围道:

“吃了药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如赶紧入场坐着休息一下吧。”

“嗯,那么我先过去了……失礼了。”

入江正一似乎是怕被强留下来似的,飞快的接过话头,冲着沢田纲吉重重的点头当做道谢,然后绕过白兰加快脚步走上了楼梯,看样子是朝着会场去的。

“啊,拉面还没吃完……”

沢田纲吉看着他的背影,又看看那放在地板上剩了一半的拉面,还有一罐没有打开的咖啡,抬头,和饶有兴趣打量着自己的白兰四目相对。

“小正真是浪费啊。”

白兰坐在入江正一之前坐的沙发上,冲着不知何时回去待机的R-21挥了挥手,机器人再次来到沢田纲吉脚边打开了相当能装的肚子。

“不过也有可能是吃的太急才胃疼了吧?”

一边把剩了一半的拉面放进机器人的肚子里,棕发青年一边说。接着他从白兰脚边拿起了那罐咖啡,有些头疼的说:

“胃疼喝咖啡不太好吧?不知道这个品牌能不能退款……或者还是把我的乌龙茶交换拿给他?”

“纲吉君,真是个奇怪的好人啊。”

白兰笑眯眯地看着他烦恼的样子,伸出手在投影出的菜单上左右滑动着屏幕,选中了一样东西后在弹出来的确认弹窗里点了确定。

“密奥费奥雷很流行用‘奇怪’来称赞别人吗?”

看着小机器人滑行回到角落,又滑行过来,不知为何,说这句话的时候,沢田纲吉没有看着白兰的脸。要知道,他的老师向来要求他和人说话的时候,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定要看着对方的眼睛。

“哈哈哈哈,就当做是一种称赞吧。”

白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他身体前倾从机器人再次打开的肚子里拿出了一包棉花糖,然后撕开了一个口子。突然,他整个人都停顿了一瞬,让沢田纲吉联想到小时候玩网络游戏,因为家里流量限制的原因,他的角色常常卡顿。

和白兰刚刚的样子一模一样。他腹诽道。

但白兰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拿出了一个棉花糖,开心地说:

“没错,我确实想要称赞你。纲吉君比小正有趣多了,对了,你要不要来密奥费奥雷,和小正一起为我工作?”

“什么?”

沢田纲吉听到这句话,低头看着白兰似乎非常认真的侧脸,继而确认,这个名叫白兰的青年似乎是真心实意想要邀请他到密奥费奥雷工作。

“我是密奥费奥雷的董事长之一哦,纲吉君要是来的话,什么条件我都可以考虑的。”

白兰一颗一颗地吃着棉花糖,抬起头和他对视,紫色的眼睛里有着不寻常的亮光。

“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没有离开彭格列的打算,请不要随便开这样的玩笑。”

沢田纲吉收起想要敷衍过去的心思,正经了神色认真地回答道:

“这种明目张胆的挖墙脚行为,被人知道了在业内会造成不好的影响的。”

“会是这样吗?真是抱歉。”

虽然白兰露出了真诚的微笑,声音也流露出歉意,但沢田纲吉却感觉到白兰一点都没有正经道歉的意思,说完他还吃了颗棉花糖,撇了撇嘴。明显没有放弃挖墙脚的想法,仍在蠢蠢欲动:

“反正也没有人在,纲吉君可以多考虑一下吧。”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知道对付这样孩子气的家伙,只有直截了当了:

“……智能科研人员的雇佣考核,恐怕不在人工智能的权限内吧。”

白兰惊讶地瞪大了双眼,继而皱起眉头笑意全无,但沢田纲吉并没有适可而止:

“这是国际智能研究学会和智能商业联合会定下的的惯例,我想即使密奥费奥雷公司是业内新锐,也还没有到可以自主破坏规则的地步。”

“今天密奥费奥雷的发布会,你身为主角还到处乱跑,不会让他们担心吗?”

听到最后一句话,白兰愣了一下,突然又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很是无邪,让沢田纲吉这样保守派的研究员,都忍不住在想回去要不要试试为AI设计一个人类形象了。

“你果然是个奇怪的人类。”

白兰说:

“哪有人类会为人工智能担心的?人工智能为人类操心还差不多,我们可比人类强大太多了。”

这番话说的很有道理,但沢田纲吉忍不住反驳道:

“你也许比我强大,能做到很多我做不到的事情,但你是被人类创造出来的,创造你的人看你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父母会为孩子感到担心是很正常的事。我难道说错了吗?”

“创造我的人知道我是全知全能的,比起担心我,他们更多的是崇拜我,他们觉得他们创造了新世界的神,反而什么事情都要依赖于我。你如果担心你的人工智能,只是因为它们还不够强大。”

白兰笑眯眯地看着他: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来和我一起呢?我会成为救世主,是绝对不会让人类担心未来的存在。”

听到这番话,沢田纲吉却如同被迎头浇了盆冰水般冷静下来,他仔细回想了白兰说的话。还有白兰虽然在笑,却冷静又冷漠的眼睛,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莫大的恐惧。

他又想起之前入江正一说过一句话。

「……我们公司是无论如何也要让审查通过的,因为他们对这次的……很有信心。」

几乎是瞬息之间,他就做了个决定:

“不好意思,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他冲着白兰点了点头,扭头就走,向下沿着楼梯离开了。在白兰看来,他的背影竟然和匆忙走掉的入江正一有着高度的情感重合。

“人类啊,连说谎都很有趣。”

白兰站起身,两只手掌合拢,那袋虚拟的棉花糖便化作数据消散了。

当晚,沢田纲吉就收到了审查通过,人工智能‘白兰·杰索’将会在密奥费奥雷公司的医药以及智能科研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通知。

“抱歉,Reborn,我突然拉肚子了,所以没去参加审查。”

他坐在自己的床边,老老实实的低着头,朝着出现在腕表光屏里的自家老师道歉。

画面里的黑发男人似乎刚刚做完检查,正平举双手,在机械臂的帮助下脱去身上的束缚,然后才赤裸着上半身从透明的检查舱里走出来。

“你只是个初级审查员,不去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银灰色的眼眸的主人,用他那两片性感薄唇吐出了犀利的评价,接着,似乎是自己的蠢学生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太过碍眼,他又不得不转而安抚起来:

“密奥费奥雷已经事先请过很多高级审查员预审查过了,这次就是走个过场而已。你只是错过这一次。不影响你参加其他审查的。”

“可是,我不太想让这次的审查通过……”

棕发青年小声嘀咕着,又觉得用这种事情打扰正在休养中的老师不是太好,于是挠了挠头,岔开了话题:

“对了,你还有多久才能回来啊?”

“到12月份吧。”

男人慢条斯理地穿上一件白衬衫:

“这几天我会在中心检查一下三期手术的效果,最后一次手术在四天后,接着我会进入睡眠治疗舱几个月,在‘碧昂琪’的帮助下进行最后调整和检查。确保我能陪着某人一起白头到老。”

“Reborn……”

棕发青年为这句话里的宠溺感动的耳朵都红了,十分不舍的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

“我等你回来。”

“嗯,乖。”

男人应到,接着,又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

“你最好不要又让我逮到熬夜,不然,你私底下鼓捣的那些东西我就全没收了。”

那魔王般的气场压迫下,沢田纲吉向来只有点头如捣蒜的份。想到家里的才刚刚长成雏形的小东西,棕发青年不由得露出了幸福的笑来,他用食指戳了戳画面里男人的脸颊:

“等你回来,我的东西就都是你的。”

【TBC】

评论(2)
热度(5)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