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双源】金色梦乡02

*承接上文剧情苦手

*文笔依然回天乏术

*#我们兄弟互相虐系列#

———————————————————————————————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曾经有一条路通往过去)”

                                                                      ——《Golden Slumber》


弟弟是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源稚生固执的世界观告诉他,就算再怎么觉得弟弟烦人娘炮,身为哥哥也要好好的担当起引导者的角色,爱惜他保护他教育他。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弟弟啊,世界上唯一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

当然他也不否认在和弟弟一起上学的途中听见其他人关于“为什么我就没有个双胞胎兄弟”的艳羡言语时心里面生出的那么一点点骄傲。

“源稚生,把你弟弟借我当几天弟弟怎么样?”

有时候放学镇上一群同龄人勾肩搭背,有些家伙从左右两边朝着中间的他挤眉弄眼。

”那是我的弟弟,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他干脆利落的回绝了。

”而且你们长得根本不像。“

这个理由更加靠谱了。

他和源稚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虽然实在很容易就能被认出来——不提两个人迥然不同的气质,源稚女比他矮了那么一头就是很显而易见的特点。

源稚女跳着脚从他背后探出半个头来,鼓着脸气呼呼地附和:

”我才不给你当弟弟,我只要我哥哥!“

他冲着那个家伙耸了耸肩,意思是:看吧,我就说是这样。

虽然源稚女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比女孩还要内向腼腆,可一旦有人开把他从哥哥身边带走的玩笑就总是坐不住。

因为弟弟太黏自己了。而说实在的,源稚生也放不下他。

夏天的晚上兄弟俩常常去山谷里看萤火虫,每次源稚生向山谷里扔石头,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飞起来的时候,源稚女会害怕地躲在他背后紧紧挽着他的胳膊。然后源稚生就会嫌他简直比女孩子还胆小,可是转念一想就更坚定了要好好保护弟弟的决心。

源稚生偷偷开着直升机带着弟弟飞上天空的那次,一句“生日快乐”就可以让这个小男孩潸然泪下。足以证明这个弟弟有多么敏感纤细。

真拿他没办法,从小就是那种多愁善感的男孩,随时觉得自己会被这个世界遗弃,不会遗弃他的只有哥哥。所以连睡觉也要拿着哥哥的胳膊当枕头或者缩到哥哥怀里,两个人互相听着彼此的呼吸慢慢入睡。

记忆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因为总有那么多残酷的事实要把对这份美好的期望打碎。

源稚生17岁以前,一直以为他和弟弟都是正义的大朋友。

然后17岁他回到故土,刀上沾染了弟弟的血,唯一能做的只是抱着那具尸体,哭得像失偶的雄狼。

从此普通人的心披上了名为“皇”的铠甲,在无法醒来的噩梦里徘徊,他那么想逃离日本,大家长的位置或者熏天的权势对他都不重要,他只知道自己短短的一生都会活在杀死弟弟的痛苦中。


要是没有接下那个任务就好了。要是没有去基地就好了。

要是我不相当正义的大朋友就好了。


但是在“哥哥”和“正义的大朋友”这两个角色里,他还是为了固执到愚蠢的信念付出了代价。没有任何鬼可以捕捉到他的弱点,他一直都是执行局最强的斩鬼人。

他理应最得意的功绩是亲手杀死了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恶鬼”,把尸骨扔在一口废水井里,盖上铸铁的井盖,为了彻底封印“鬼”相关的一切还扣上沉重的铁锁,最后用厚重的一层混凝土把井和尸骨掩埋得干干净净。

多重保险,仿佛这样就可以掩盖他内心的软弱和悲痛。


有些事情如果你做了的话,自己也会厌弃自己的啊。

何况这种事经历一次已经能折磨他一生。


再次重逢,即使他饮下了古龙的胎血,带着家族最后的神官气势汹汹的驾临红井,看上去战无不胜冷酷无情。

却再也没有挥刀的勇气。

同样的道路,再走一次,只是为了不犯同样的错误。


他倒在了无数次梦到过的浴缸里,在疼痛和濒死的血红里徒劳地想要看到弟弟的脸,最终还是被那些艳丽无比的人偶们淹没了。


“哥哥你......回来啦?”

记忆里怀中的少年茫然的说道。

“恩,我回来了。”

他悄悄的在心底回应着,迟到了4年。

【TBC】



评论(5)
热度(18)
  1. 花开花落。起起跌跌春风朝小树 转载了此文字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