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基本律

【食用指南】
*菜鸟学生27×吉他老师R
*蠢萌HE
*不太经得起考据请轻点喷√
*#内容与题目毫无关系系列#
*龟速慎▽
C
那扫过琴弦的右手指甲留的有些长,但修剪得很整齐,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大脑内存都被男人弹奏吉他的帅气样子占领了。
铁灰色的眼睛里除了吉他仿佛放不下其他;卷曲的鬓角很让人在意,想帮他抚平的冲动在心底挥之不去;还有那双手下倾泻而出的旋律,非常动听。
天空之城和水边的阿迪丽娜的衔接很流畅自然——事实上,对方已经弹奏了十几首曲子了,然而大多数他都叫不出名字。
一种名叫“初学者”的自卑感油然而生,但同时,褐色双眸里的斗志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燃烧了起来。
“唔,你倒是买到了一把好琴。”
正在他感慨羡慕的的时候,男人结束了弹奏,将酒红色的圆角吉他递了过来,附上了不错的评价。
这让他有些窃喜。
“真的吗?”
他一边确认着,一边爱惜地抚摸着琴身,喜爱之意溢于言表。
“网购无好货”的话看来也不是绝对嘛╭(╯ε╰)╮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露出了大大的微笑。
“嗯,它的音色很不错。”男人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了一点。伸手将谱架上的书翻到了新的一页:
“今天就先学习C调和弦吧,你的左手指甲长度最好不要超过指尖肉,右手可以不去管它,以后留长一点便于扫弦。”
男人看了看他的双手,提出了建议,并且将自己的手展示给他看。
两双手放在一起,对比明显。
“嗯,我回家后会把它修剪好的。”
这样说着,他露出了诚恳地笑容。
G
“Reborn,你的新学生怎么样?难搞吗?”
店老板叫住刚走出店门正准备离开的男人,好奇的问道。
“还行吧?比起那些以泡妞为目的的小子,这一个还算态度认真。”
男人把帽檐往下压了压,余光注意到褐发的新徒弟背着吉他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了,并且脚步轻快。
“哈哈,难得听到你这么夸人呢,可不要对新手太严苛了啊?”
“不严苛一点怎么行?我可不想以后被连拿吉他的姿势都不对的蠢货叫老师。穿出去可没脸在这行混了啊。”
男人捻着自己的鬓角叹了口气,从口袋里取出一包烟,含了一根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烟雾在眼前聚拢又散开。菜鸟徒弟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Am
531323。
他想着,这个顺序可不能弹错了。
然后右手大拇指开始拨动着琴弦,左手的手指也变换着位置努力按紧粗细不一的琴弦上部。
刚学的和弦组弹出来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而且对面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那样锐利的眼神有些让人心虚。
他有些尴尬又有些懊恼地看着僵硬得不听使唤的双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抱歉……衔接有些跟不上。手指太僵硬了……”
“初学者都是这样,这没关系。”男人的话语意外的宽容:
“只是你的左手按弦的时候必须尽量按紧,而且要按在靠近一格下方的位置。上节课纠正过的错误,你还在犯。”
“对、对不起 !!!∑(゚Д゚ノ)ノ ”
他慌忙低头调整起来,大概是有些看不过眼,男人俯过身来提着他的手开始摆弄起来——卷卷的鬓角扫过他的鼻尖,闻得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他突然想起今天过来的时候在大门外看见对方在抽烟,侧面的线条也理所当然帅得人神共愤。
他这么呆愣了一会儿的功夫,对方已经坐回到了沙发上,指着他面前的琴谱,用带磁性的嗓音命令道:
“再弹二十遍。”
Em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3点半。
一进门就面对了母亲的询问:
“纲君,今天的吉他课上的怎么样?有和老师好好相处吗?”
“额……应该还不错吧……?”
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最终还是自暴自弃地坦白:
“实际上,今天因为我按弦的姿势一直不对,Reborn桑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啊啦啊啦,没关系,自己在家里好好练习一下,一次次的进步就好了。”
天然呆的母亲笑着安慰他,然后就进了厨房:
“先去把东西放好吧,马上就要开饭了哦~”
“好的。”
他一边这样回答着,一边迈着不太轻松的脚步上了楼。
比起进步,我更担忧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啊……
F
“请问,是Reborn老师吗?您今天有吉他课,学生自己等了很久了。”
电话留言吵醒了他,然而宿醉的感觉让他不太好受,只是皱起眉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MD…哪个学生这么不(xiang)长(bu)眼(kai)……?”
过了几分钟后男人还是坐了起来,骂骂咧咧地拿起手机翻起了备忘录。
“唔,是泽田……纲吉吗?”
揉着胀痛的太阳穴,男人按下了拨号键。
他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坐着,从薄薄的墙板另一边传来钢琴、古筝、电子琴等各种乐器交织成的喧闹声音。
手机铃声的响起倒是让他打起了一点精神。
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这里是泽田纲吉。请问您是?”
对方沉默了几秒,然后有些失真的男声响起了:
“蠢纲,我是Reborn,今天临时有点事,你的课程调整到……明天下午,可以吗?”
“R、Reborn老师?”
“蠢纲”这个称呼被暂时忽略了,莫名的失落感正在填满他的内心。他不太擅长拒绝,所以即使有些遗憾自己的努力成果不能显示给对方,也还是用不介意的语气答应了:
“啊,您有什么事情急着做的话,当然可以。”
他看着左手指尖几个透亮的水泡,失落感更加强烈了。
“多谢了。”
男人面不改色地挂掉电话,再次倒在了沙发上。
C
“那个,泽田君,你这就要走了吗?”
看见褐发青年背着吉他有了出来,负责联系老师的京子有些愧疚的站了起来。
“嗯,Reborn桑刚才告诉我课程时间调整了,麻烦您了。”
他露出一个微笑,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大门。
“遇见这样任性的老师,泽田君的背影有些可怜呢。”
一旁的三浦春走了过来,和她一起看着青年的背影。
“……怎么说呢?像是被丢下的大狗狗的感觉。”
京子若有所思地评价着。
“泽田君,是忠犬系的男人啊。”
三浦春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Dm
“啊啾——!”
男人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一旁的店老板笑了起来:
“你这种体质顽强的家伙居然也会感冒啊?真是不得了啊。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女人咒了吧?”
“上次和你喝酒回了家就睡在沙发上了,会感冒也没什么好幸灾乐祸的,夏马尔。”
男人眼神锐利的瞥了一眼停不下来的友人。语气冷静。
“哈哈哈真是可怕的眼神呢Reborn!你这样我更停不下来了。”
看样子店老板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闭嘴,白痴。害得我放了学生鸽子那是谁的错?啊啾——!”
男人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睁眼时,熟悉的褐发映入眼帘。
是泽田纲吉。
“Reborn桑,你是感冒了吗?”
色泽温暖的眼眸里透出的些许担忧成功取悦了这个性格古怪的男人,他无视了一旁阴阳怪气的损友,转身率先迈开步伐走向教室。
“只是着凉而已,不会影响我的教学的。过来吧。”
G
“你最好把和弦的转换练习得更加熟练一点。”
这样说着的时候,男人正在用他的吉他诠释着“驾轻就熟”。
“和弦的用途很广泛,掌握好和弦只是第一步。”
男人的右手由拨弦变成扫弦。
“和弦的组合如果熟练,那么在学习弹唱的时候会更加轻松。重要的是,你学会后可以唱给女孩子听。”
男人的本意是想开个玩笑。
“我会努力练习的。”
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过我,还没有女朋友。”
“……总之,好好练习就对了。”
男人盯着他几秒,大概是为了避免蠢学生的自尊受创而重新强调了重点。
关于女友的话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然后是反复练习的时间。
一首曲子,一种姿势。十遍,二十遍。
双手的配合从生疏到默契。
男人承认这个学生虽然不是很有天赋,但却认真——这种学生打磨起来会更容易让人感觉到充满成就感。
坚持而谦虚,认真而勤勉,充满热情但并不急于求成。
非常、让人满意。
男人眼底的笑意,在他若有所觉地抬起头的时候,藏了起来。
C
“阿纲你在学吉他啊?”
在街上突然遇见了友人山本武的时候,他已经学了四年。
“是啊,因为吉他还蛮多人学的样子。携带也很方便。”
他这样说着。一边不自觉地伸手摸了摸被帆布包包裹的琴身,眼底满是笑意。
“啊哈哈,你这样上街很帅啊,回头率很高哦!”
山本笑着锤了下他的肩膀,语气是朋友间的调侃。
“别说些取笑我的话啊,如果恰好被我喜欢的人听到了我可是会有大麻烦的!”
他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回应着。看了看时间,便匆忙告别了。
赶到的时候刚好在门口碰见了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跟在对方身后走进了门。
“Reborn桑,今天学些什么呢?”
这样说着的时候,他专注地注视着对方的后脑勺。
“……你想学着什么?”
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男人侧着头反问他。
“我吗?”他走上前和男人并肩站着,认真的想了想,注视着那双铁灰色的眼睛问了一个问题:
“你会喜欢我吗?”
男人用见鬼的表情看着他,语气却不是很坚定:
“……不会。”
“那么换我教你吧。”
他这样说着,牵起了对方的手。
触摸到了指尖的茧。
【END】

评论(3)
热度(8)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