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存文】〈27x〉火焰盟约02

*正在,努力,填坑_(:з」∠)_
*私设一堆
         
START!!!
              
                 
》》》》》》》》》》》》》
据传彭格列初代隐退日本后一直活到了七十多岁,在历代首领中都算得上是长寿。
而沢田纲吉就没这么幸运了。
在他得知自己的脑子里长了个"小东西"时,还特地咨询过自家雾守这是不是雾属性开发的新型攻击方式。
不过面对用日语意大利语英语写就的三份检查报告,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日益严重的头痛并不全是守护者们任务后遗留的烂摊子导致的。
而所谓"近视老花",也决不仅是文件在他书桌上堆积如山的衍生产品。
            
"按理说,我所需要的只是个手术罢了。"
              
沢田纲吉裹着生日时收到的酒红色法兰绒睡袍,体贴的为被自己吵醒的男人弄了杯红酒。
而对方半睁着猩红色的眼睛,神色昏昏欲睡之外还自带几分蔑视不满。
男人厚实的胸膛和麦色肌肤上蔓延的疤痕大部分被羽绒被遮盖。沢田纲吉挑眉,心里悄悄吹了个口哨:
            
XANXUS一直是个会享受的家伙。
          
黑发男人沉默地伸手,不用眼神示意,沢田纲吉就心领神会地把酒递了过去。
对方抿了一口,皱起眉的同时就已经不耐地咂嘴,顺手就把酒杯朝着褐发睡袍男砸了回去。
       
"……大垃圾的品味。"
        
他咕哝着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脚底下踩着上床前脱下的衬衣。
               
……豹纹四角裤就很酷炫吗。
              
沢田纲吉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是该心疼自己带来的被批得一无是处的美酒——说起来还是他自己掏钱买的酒庄产的——还是继续关注男人的四角裤。
他一直以为XANXUS会是三角裤派的,而之前瓦利安成员来总部喝(ceng)酒(chi)聊(ceng)天(he)时,某位成员顶着新染的彩虹公鸡头赌咒说亲眼看到老大穿的丁字裤,系带的那种。
          
这些成年人啊。真污。
         
他顶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按照黑发男人的指示(连手都没抬)从衣柜里翻出熨烫过的连一丝褶皱都没有的白色衬衣递过去。连主人的皮肤都没接触过三秒就又被迎面扔回来了。
         
"XANXUS大哥……?"
         
他头上盖着白衬衣,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
           
XANXUS起身走到宽敞的皮质长沙发上躺下,随手盖上路过褐发男人时扯下来的睡袍,作出一副"爱说说不说滚"的样子。颇有些沢田纲吉在京都剧场看过的京剧里,杨贵妃醉酒的架势。
          
不要忘记还是个穿豹纹四角裤的脾气暴躁的贵妃哦。
         
褐发男人一手拿着白衬衣一手拿着红酒瓶,炯炯有神的想。
室内空调调的恒温24度,他睡袍里就一条灰红格子的睡裤,还光脚踩着塑料人字拖。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冷, 随即就把白衬衣套在了自己身上。
他坐在长沙发对面的地上——房间中央巨大的圆形地毯松软厚实——衬衣只扣了两个扣子,下摆间露出他多年辛苦锻炼得来的腹肌和人鱼线。
         
"我明明是来找你共谈大事儿的为啥还得坐地上……"
         
那当然是因为房间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不允许第二个人躺上去。
XANXUS仿佛又睡了过去。这个黑发男人如今年过五十,看上去却最多也就二三十。当年的刺头发型早就改成柔顺的刘海造型了。
至少看上去很柔顺。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
           
"……医疗部的报告说我的火焰纯度太高,如今正在持续溢出并在头部凝结……我猜原理大概和结石差不多吧。"
         
他来之前其实已经喝过一点儿酒了,如今有点儿微醺。右手靠在贝斯塔脖颈处,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狮虎兽那身细密柔软的厚毛。
         
"……普通的仪器呢,碰到估计就融了,我有想过用零地点突破的冰当材料。不过要做成仪器零件,也费力费时,不靠谱。"
          
他看向闭目熟睡的男人,棕红色的瞳孔清晰地映出对方的模样,神色疲惫又诚恳地说:
             
"我死了以后,希望你能成为第十一代目。"
              
"彭格列指环终究只是死物,如今制造指环不难,而升级后的瓦利安指环的能力并不逊色。"
             
"该让依靠指环和血脉选王的时代过去了,XANXUS。"
         
"你以为,这个制度传承下来的原因只是血脉和区区几个铁戒指吗?"
         
XANXUS说出了今晚的第二句话,带着出奇的不屑和愤怒。
           
"你以前一直说我不适合这个位置,我自己也这么觉得。"
            
沢田纲吉苦笑着举起双手:
            
"我以为当年你看我挺不顺眼的。"
          
"大垃圾。"        
           
男人抬起猩红的双眸扫了他一眼,再次嗤笑:
            
"谁能维护家族的荣耀,谁就是王。"
            
沢田纲吉缓缓地眨了眨眼睛,艰难地活动着自己的声带。
            
对于这个傲慢的男人来说,这大概是他得到的为数不多的夸赞。
           
"谢谢你,XANXUS。"
         
他吞了吞口水,露出耀眼的笑容:
           
"能得到你的夸赞,我很开心。"
            
"……"
           
黑发男人不得不从刚刚找回的睡意中脱身,用看傻瓜的眼神再看了一眼对方。
随即被挂在褐发男人脸上的笑容给"恶心"到了。
                
"吵死了,现在是我睡觉的时间,没事就快滚!"
          
"……我还想再和你聊聊啊。"
           
沢田纲吉摸了摸鼻子,托腮看了会儿男人继续闭目养神的样子。忽而叹息着揉了揉身后贝斯塔的脑袋,把浅眠的大猫揉得不满地低吼。
            
"贝斯塔呀,你主人50岁了还是个看谁都是垃圾的中二病,已经没救了,不如跟我去总部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啊?"
            
"吼——"
         
狮虎兽没能躲开褐发男人锲而不舍想要挠它下巴的手,终于勃然大怒,露出森白的牙齿警告。
         
"唉。你也嫌我烦吗?"
        
沢田纲吉无奈的起身,走到沙发前脱下衬衣准备作为睡袍的代替品盖在男人身上,结果男人的手压着睡袍的一角纹丝不动。
           
"……XANXUS?"
           
"……"
              
男人居然还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我错了我才是那个看谁都是垃圾的中二病我刚刚都在说我自己呢……"
         
对方像尊卧佛一样不为所动。
         
"XANXUS大哥……我总不能裸着上半身出去坐直升机吧,传出去影响不好。"
            
XANXUS觉得对方这么在耳边碎碎念下去也不错,只要不听内容,沢田纲吉多年请专业人士教导的发音方式配上他的好嗓音勉强能入耳。
          
"XANXUS……"
             
对方轻轻扯了扯被他压住的睡袍袖子。
转而用一种刻意压低的、意犹未尽的方式贴近耳边叫他的名字。
口鼻间呼出的热气冲的他耳朵发痒。
他暗自冷笑,仍是不准备动弹。
             
最好让这个大垃圾出去就冻死。作为半夜三更扰人清梦的代价。
               
他这么想着的下一秒整个人就悬空了。
而且鼻子还撞上了对方温凉的胸膛。
            
"大垃圾,放手。"
           
他瞪着对方近在咫尺的脸警告说。
        
"……你先松手?"
       
沢田纲吉睁大眼睛神色无辜地说,露出他最擅长的笑容。
          
XANXUS正准备把睡袍一巴掌糊在这个傻逼身上的时候,对方补了一句:
            
"不然我就用零地点突破把你冻在我身上然后带你回总部。"
            
黑发男人真是恨不得此刻能用彭格列十代那个爱哭包雷守的火箭炮回到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去掐死这个胆子和脸皮都无懈可击的家伙。
              
"你要想好啊XANXUS,我是没所谓啦。毕竟你看上去又帅又年轻还有八块腹肌和人鱼线——额虽然我也有,不过总之稳赚不赔。说不定还能一改我之前的业界形象吸引点非主流人群成为家族成员哦?"
              
"沢田纲吉我去你大爷的!!!"
              
猩红之瞳的主人忍无可忍,愤怒之炎终于发出轰然巨响砸醒了整座瓦利安城堡。
               
"……咳,事情已经谈完了我也该走了。"         
         
沢田纲吉讪笑着穿好斯夸罗友情提供的瓦利安制服,站在草坪上和被吵醒的众人告别。
           
XANXUS发泄了怒火以后已经懒得再看他一眼,直接睡在了没有被战斗波及到的区域。
          
"你和混蛋BOSS到底说了什么事儿才能不穿衣服打架!!!!"
        
斯夸罗在机翼扇起的大风里大吼。

"你去问他!!!"
         
沢田纲吉也吼了回去。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天已经开始渐渐亮了起来。
疼痛也苏醒在他的大脑里。
            
"告诉XANXUS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他又对着银发的瓦利安队长吼了一句。
直升机开始上升。他最后一次看了看黎明里的瓦利安城堡,黑色的旗帜飘扬在城堡的尖端。
         
"……累死我了。"
          
他咕哝着,垂着自己的肩膀,活动脚腕手腕。
            
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XANXUS的火焰了,然而今晚愤怒之炎一如他记忆里的那样鲜活炽热。
           
"任务完成,沢田纲吉。"
         
他笑了笑,把瓦利安制式的风衣裹紧了些,开始闭眼沉思。
明天一早瓦利安就会收到总部的机密文件,他用自己的大空火焰封存的,同样也只有大空属性的火焰才能拆阅。
不过想到XANXUS讨厌麻烦的性子,他还是忍不住亲自跑来通知了一趟。
          
想到不久之前接触到对方时那高热的体温和充满力量的肢体。
他不由得微微一笑。
           
"五十岁还是这么活蹦乱跳的,真好啊……"
            

评论
热度(11)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