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存文】〈27x〉火焰盟约01

旧文首发贴吧,清理备忘录_(:з」∠)_】

*除夕快乐新年快乐!
*好久不见大家有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吗( ´▽` )
*文笔还是那样…文明观球…文x
*设定十代目43岁,X叔52岁
*手机格式渣。
                                                         
START!
                                     
( ´▽` )( ´▽` )( ´▽` )
                     
                    
"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他最近读了几本物理书,《时间简史》什么的……"
               
对面的男人注意到他的视线,哑着嗓子解释。碧色的眼眸里有些他读不懂的笑意与哀伤交织在一起。他皱起眉,又盯着手中的信纸看了几眼。再抬头的时候,对方的眼眶已经变的通红。

他捏住信纸的手不由得捏紧了些。一些暴虐分子在血管里冲撞促使他蠢蠢欲动。
                    
"抱歉…"
                  
对方迅速察觉到了这一点——对危险多少有所感应算是十代守护者的优点之一——抬手将流出的几滴泪擦了一下,露出个虚弱的笑容:
                    
"十代目以前…数学总是只有15分。他说要看物理书,我就想到以前给他补习的时候……"
                 
这个银灰色头发的男人眼看就要陷入自说自话的境地了,他实在没什么耐心听下去。于是随手就把信纸揉成一团,起身大步走到对方面前,在男人身边的文件上签了字。
                 
"等等、XANXUS…?!"
                 
对方来不及擦掉新一轮眼泪,惊异地看着他,手放在沙发靠手上,神情像只遇到危险炸毛的猫。
他狠狠地咂了咂嘴,用阴戾的目光将人定在那里,然后沿着来时砸出的一个个大洞扬长而去。
                
                 
妈的。

可算明白狱寺隼人为什么会是彭格列十代的左右手之一了。以沢田纲吉的性格,说不定就喜欢这种哭起来眼泪汪汪的忠犬。
                    
这样想着,男人将猩红的双眸扫过另一只背着长刀傻站着的狗狗。
                
这本来是个阳光灿烂的早晨,可他居然从美梦中被人吵醒还得接过这样一个烂摊子。
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心情变的更加不爽了。
                 
山本武被瞪得莫名其妙。
黑发红眸的男人从墙壁的残骸上踏出的时候,看上去还是那么嚣张,可是多年剑道的修炼让他以剑客的敏锐察觉到此时的瓦里安首领并没有以往那么凶狠,甚至可以说有几分茫然。
                 
"XANXUS?"
                   
他出声准备叫住这个男人。
而XANXUS举枪连发,愤怒之炎差点点着他的头发,男人低沉有力的声音却冷得掉渣:
                   
"别挡道,渣滓。"
             
                 
真是糟透了的一天。
            
XANXUS继续前进,路过的凤梨头姑娘大概是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不管自己有错没错就深鞠躬对他反复道歉。手中紧握着寒光闪烁的三叉戟。
               
无聊,无趣,麻烦至极。
                
他从一个个彭格列十代平素关怀有加的部下身边经过,只觉得他们烦的像一群被宠坏的猫猫狗狗——主人一死就开始盲目地乱吠。
二层走廊尽头的露台上,钻石玫瑰丛开的正艳,他一跃而起,飞出露台落在正拥抱哭泣相互安慰的两个女人身边。
一大堆诸如"京子别哭了阿纲先生会难过的呜呜"和"小春也不要哭了变难看了阿纲就不喜欢了哦"的话大概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得飞去了天堂或者地狱。
               
鬼知道那个大垃圾在哪边,大概被天使和撒旦一切两段了吧。
              
"XANXUS先生……?"
              
小春抬起哭的一塌糊涂的脸,还没看见男人的身影就被随手扔来的黑色大衣将自己和京子盖在了下面,带着烟草味和温暖的余温。
              
"唔……等等!XANXUS先生!"
              
京子从沉重的大衣下挣扎出来,只来得及瞥见男人消失在鹅卵石小径尽头的最后一个背影。
            
像一匹孤狼。
 
         
              
收回前言。

今天上午的事还不算太糟。
              
XANXUS回到瓦里安的驻地,看着面前难得整齐迎接自己的六个部下。
               
更糟心的事才刚刚开始呢。
             
"BOSS,玛蒙前辈让ME帮他问一下是不是从今天起彭格列的所有金库和银行户头都是属于我们的了。"
                   
顶着巨大青蛙帽子的绿发男人故意拖长了声音无精打采的说:
               
"顺便问一下ME的凤梨头师父还好吗没有做出什么借尸还魂一同殉情的事情吧?"
                  
XANXUS没说话,静静地看着他手下另一个金毛白痴迅速熟练地插了几把小刀在说话的男人头上。
               
"嘻嘻嘻本王子……"
                   
然后没等那个白痴王子说完,他就粗暴地把所有人都揍了一顿。
               
彭格列总部那群猫猫狗狗也就算了。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些白痴下属,什么时候也学着那些垃圾开始有了不安,焦虑这种软弱的情绪?
               
他恼怒地站在喋喋不休指责自己下手太重的白痴部下叠成的山上,终于忍无可忍地吼了出来:
                 
"沢田那个大垃圾已经死了!"
                 
在瞬间到来的寂静里,他踩着鲁斯利亚那五彩公鸡般的脑袋,大步走进了城堡中。
                
【TBC】
觉得上了年纪的x爹应该还是个行动派,耐心稍微见长了那么一点点。
过了对于自己来说很糟糕的一天呢。
感觉未来篇34岁的x爹只要有肉有酒没任务就很满足了。有点讨厌麻烦的样子。
ooc之处还请见谅。
祝大家新年快乐吃好喝好不长胖【爱心】

评论
热度(12)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