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2732】风暴角08,10

*见了家长就是过门媳妇了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未成年别看了,真的。
     
     
OK?
    
START!
    
》》》》》》》》》》》
     
08.
  
少年时的笹川了平行走在海滩上,赤脚踩着细碎柔软的白沙,偶尔会踩到被海浪推上沙滩的贝壳或者石屑。
  
他腰间别着鱼篓游向退潮后露出的礁石群,用一把笔直的小刀撬下依附在上面的贻贝。
     
他发觉的时候那个栗色头发的女子正趴在一块离他不远的巨大礁石尖上,发丝遮住了半边脸。见他回头,又温柔的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晚上好,请问你见过一个棕褐色头发的男孩子吗?"
   
她的声音纤弱而飘渺,像是海面飘来飘去的云,又像是他在富人家门前听到的黄莺鸟:
   
"应该就在这附近的。"
    
他呆滞地摇了摇头,虽然本能地觉得这场景有什么不对,但天生的热心肠让他充满活力地提议到:
  
"我会极限地帮你找到的!"
  
极限这词是他不知从何学来的口头禅,越长越天天挂在嘴边,也让他充满了勇往直前的干劲。
   
"……真是个好孩子呢。"
   
女人用手掩着嘴低低地笑起来,声音像海水一样暖洋洋的荡漾在他心底:
   
"那就请在这一带帮我找找吧,他的名字是TSUNA。"
    
"…TSU……NA……"
   
他喃喃地说,然后提着一鱼篓贻贝看着女人消失在礁石背后,不远处的海面上掀起一条蛇一样的长尾。
   
"哥——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到背后的山村里传来妹妹京子的稚嫩的叫声:
  
"风—暴—要—来—啦!"
    
可我还没开始找那个孩子呢。
  
他想。
  
闪电突然就降落到附近的悬崖了,树一样从天空向大地开枝散叶。过了一会儿,雷声才骤然轰鸣,把他吓了一跳。
  
"哥哥!"
    
这次京子的叫声清晰了些,他赶紧又踩着水游上了岸:
   
"我极限的知道啦!你先把贻贝带回去!"
   
天生白发的少年跑向他的妹妹,把鱼篓塞到她怀里,拿出一副兄长派头:
   
"回去的路上注意一个棕褐色头发的小男孩,他家里人在找呢!"
    
"那你呢?"
  
年幼的京子睁大了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我在这附近找找,趁着还没下雨去悬崖那边看看。"
  
他说着就跑开了,像一道岸边的白浪,把妹妹的声音甩的远远的:
   
"可是,要涨潮了呀!"
   
涨潮算什么,我会游泳啊。
   
他颇有些自得,渔民的孩子里,就数他水性最好了。
    
到悬崖下边的溶洞时,雨已经开始下了。可是距离涨潮还有点儿时间,他摸着黑进去了一点点,大声的问:
  
"TSUNA!TSUNA在吗?!"
   
回声层层叠叠的,但他还是捕捉到了微弱的哭声。
   
足够他冒险进去看一看了。
    
"TSUNA!不要怕!你妈妈在找你!!"
   
他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停下来大声的说。溶洞里很黑,说实话他也不怎么熟悉。水位上升到大腿后,他的行动反而快速了些,在狭窄的石缝里像鱼一样灵巧。
  
直到一只冰冷的小手捉住了他的小腿,吓得他钻下去猛地把人拉了起来:
  
"TSUNA?是你吗?"
   
小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可能还有点儿呛水,但还是给了肯定的答复。
   
他松了口气,让小孩抱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捞着对方的背部,另一只手摸着石壁开始返回。石洞里空气太少,他此时有些胸口发闷,而这么长时间的泡水加上紧张,也让他有些体力不支。
  
"呜…妈妈…我不要水……"
   
"不要哭了,是男子汉就极限的不要怕!"
  
他歇下来喘气的时候有些头晕目眩。怀里的小孩还在惊恐地呜咽着,于是他试着鼓励道。
  
他的脖子被紧紧抱着,腰也被紧紧缠着,如果不让这孩子配合一下,他们可能一个都走不出这里。
   
"……嗝!怕、水…黑……"
  
小男孩话都说不利索,还打起了哭嗝。
   
那你为什么还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地方玩啊?
  
离他采贻贝的地方还是有好几百尺呢。笹川了平有些无奈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不要哭了,怕的话就帮我唱首歌吧。"
   
他想了想,又肯定地说:
  
"极限的大声唱出来,你妈妈会听到的!"
   
歌还是蛮好听的,虽然被哭鼻子的小孩唱的断断续续,但不知怎的,了平却渐渐觉得忘记了疲惫和寒冷。
    
一种幸福的感觉温暖了他,直到他游到洞口附近,被一股巨浪迎面打沉,一头撞到了石壁
上,整个人顿时昏了过去,被疯狂涌入洞口海浪再次拖进了石洞深处。
   
10.
 
水手们有一个传统,就是在身上用某种图案加上心上人的名字刺青,他们相信这样即使航行到世界尽头,也能再度回到陆地。
   
但没人研究过如果有一个海妖赠与的刺青会发生什么。
    
即使在以海妖为首领的历史悠久的彭格列家族,这种情况也从没有记载在案过。
   
"有点意思。"
      
黑发的海洋男巫一边用右手慢条斯理地抚摸着趴在自己肩膀的海蜥蜴,一边仔细研究着白发水手背后的烙印。
    
这当然导致了棕发海妖的不满,但他尚不能熟练运用刚刚化出的人腿,扑腾着翅膀直接撞到了对面的墙上。随即被斯夸罗拽着翅膀一顿痛揍,最后倒在了XANXUS砸过来的贵金属镶嵌宝石的酒杯下。
    
"哎呀,大姐我看了真是又心疼又脸红呢。"
   
鲁斯利亚小心翼翼地戳了戳笹川了平背后的烙痕——水手发出了无意识的闷哼。
  
鞭打的伤口才疤,麦色的皮肤上细密的咬痕和青紫的擦痕还没有完全消除干净。从脖颈沿着背部的凹线蔓延到毛毯下方。
   
妖娆的先锋队长一脸荡漾的对着海妖打下印记的猎物,看上去还很想再亲密接触一下。沢田纲吉红了眼,双腿瞬间化回了二十米的长尾,蛇一样从银发大副手中滑走,前扑在了水手的身上,甩着尾巴狠狠地把鲁斯利亚砸进了木墙。
    
"至少成年让他下手狠了许多,是个好事。"
   
一旁的男巫神色和善地摸了摸自己卷起的鬓角,用欣慰的语气劝解着心疼修补费的玛蒙船医——他同时兼当会计。

‘红眼狮王’抓起另一只杯子毫不客气的对准那颗棕毛脑袋又砸了一下,海妖威胁的露出了尖牙,长尾和翅膀一起展开占了半个房间,用低哑的声音恶狠狠说到:
   
"他是我的!"
   
"嗤,谁他妈稀罕个男人屁股。"
   
XANXUS傲慢的从鼻子里喷出一股烟来,抖了抖另一只手上夹着的雪茄灰:
  
"看脸就硬不起来。"
   
"你还不如找男人呢!"
   
斯夸罗在一旁反驳到:
  
"就没见过找女人像你这样麻烦的!上次在尼瓜尔的酒馆你直接把人家扔出去三米远,害的全船队都被禁止入内!!"
   
"那是因为她味儿太重了像个爷们儿!!黑成那样脸上还抹那么多粉,想吓死我吗?!"
   
"哎哟,都是脱了裤子的事儿,鲁斯大姐能比她们更棒哦,想体验一下吗?"
  
鲁斯利亚把自己从墙上扣下来,理了理凌乱的头发。
   
暗杀者号的船长瞪着猩红的双眼老半天,完全想不明白这号人是怎么招上船的,只好老套路的以暴制暴——按着冲锋队长的头又塞到了墙里。
   
笹川了平清醒过来的时候正是夜晚,他梦到自己被一团火翻来覆去的烧,热得全身是汗。
  
煤油灯的照映下一颗棕红色的头颅埋在他肩膀上,巨大的羽翼像是梦境的延伸一般半是合拢在他的周围。
   
"…他…我的……"
  
棕发遮掩下俊美的青年皱了皱眉,嘴里很不开心的嘟囔着。
    
是来自了平故乡的语言。
   
白发水手直到太阳在窗外高升,才想清楚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凶残的海妖此时熟睡侧脸像个孩童般天真,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这个半人的家伙,只好庆幸对方尚未醒来,自己还有一些时间独处。
   
"你的身体素质在人类中算是很不错了。"
   
房间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一个半大孩童的声音——海洋男巫穿着一袭丝绸长袍坐在那里的扶手沙发上。
  
"我该,极限的高兴吗?"
  
水手沙哑着嗓子回应道。
   
"你别无选择。他用灵魂的魔力在你背上刺下了标记,你们的生命从那一刻就已经相连了。"
 
男巫冷淡的解释道,幼儿般稚嫩的脸庞上一片冷漠。
  
"……我会怎么样?"
  
了平躺在床上,看着医疗舱特有的白色天花板,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最终只是轻轻问了一句。
   
"身体更强壮,精力比普通人充沛,活得会稍微长一点。"
   
"听上去还不错。"
  
水手干巴巴地说,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另外,你永远不能靠岸了。"
   
男巫的最后一句话让他脑海中公然炸开了,他是梦想过征服海洋,却没想过要在海上漂泊一辈子,霎时一股酸楚就涌上了鼻尖。
   
"你不要吓他,Reborn。"
   
海妖睁开了金红色的双眸,宽慰的用手抚摸着水手的脊背:
    
"不会有什么坏影响的,只是我会一直跟着你。"
    
"为什么是我?"
   
笹川了平僵着身子感受着那只偏凉的手从脊椎一路下滑,紧张的夹紧了臀部。
   
棕发海妖却真的只是单纯的安慰他一样,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直到他忍不住渐渐放松下来,才在他耳边温柔而残忍的说道:
   
"因为你是我的太阳。"
   

"那个海妖的刺青是什么样的?"
   
来买酒的年轻水手听到这儿,忍不住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在船上。"
  
鱼贩子用仅剩的眼睛斜了他一眼,假眼乱转。他比几年前更干枯瘦小了,笑得不怀好意:
 
"你可以自己去暗杀者号上看看,要是你有这个命的话。"
    
不远处就是暗杀者号的招人现场。
   
"我还以为你是劝说我不要去的。"
  
年轻的水手摸了摸鼻尖,掏出五个银币付了钱,顺手抓了一把木盆里活蹦乱跳的沙丁鱼:
   
"我就要上船啦,有空再找你聊天!"
   
说着就转身走了,鱼贩子在他身后大声问道:
  
"喂,你小子上的哪条船?!说不定我还有些消息可以给你讲讲呢!"
   
"彭格列号!"
   
年轻的水手笑着回头挥挥手,棕发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金芒。
   
不远处停靠的古旧西班牙大船的弦首,白发男人的肩头矗立的海燕振翅欲飞。
    
【END】
   

   

  

   

   

  

   

  

   

    

评论
热度(2)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