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存文】风暴角(2732)4-5

04.
   
‘日轮’号吃水更深了。
    
笹川了平从‘镇魂雨’号的一个炮门探出头观察了一番,得出了这个结论。他听说前几夜的雷暴中有不少老水手都被各种粗暴的叫醒,而这几天船队航行的速度都明显减慢了,对于以速度和暴力闻名的‘瓦里安’船队来说这可是件新鲜事。
   
这说明雷暴的时候他们把什么东西装上了船。
    
也许是金银财宝呢?
    
白发的水手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耳朵灵敏的捕捉到水手长迈着沉重的步伐正在走下木梯,又缩回头干起了擦起了加农炮来。
    
不管是什么,反正他总会知道的。
    
水声回荡在‘日轮’号的底舱——如今这里蓄满了水。不是用来饮用的淡水,而是约半吨重的海水。
   
而先锋队长鲁斯利亚顶着他五颜六色的奇异发型,用充满爱意和关怀的眼神,看着趴在脚边甲板上的青年抱着怀里的木桶有气无力地……干呕着。
   
"大垃圾,你这样还想坐稳‘彭格列’的船长位吗?"
   
这个时段本该在‘暗杀者’号船长室闷头睡觉的XANXUS居然也出现在了这里——或许这并不该令人惊异,船长总是有权利和自由出现在他船队的任何一艘船上——而且看上去他的心情还不错。
   
至少问出刚刚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还称得上是比较和颜悦色。
   
"我……呕……!"
    
下半身浸泡在水中的青年惨白着一张脸,刚要开口,又是一阵酸意自胃部上涌。
   
"敢吐到我的甲板上你就等死吧。我会把你从海洋最深的地方扔下去,让你沉到海沟里喂章鱼。"
   
伟大的‘红眼狮王’盯着对方那头棕毛不怀好意地笑起来,然后迈着懒洋洋地步伐转身离去:
    
"看好这个废物。垃圾。"
    
这句话是对鲁斯利亚说的。
   
先锋队长闻言愉快的翘着小指头,满脸娇羞地看着无暇他顾的棕发青年和他背部展开的巨大群青色双翼——在翼梢夹杂着星星点点的丹色羽毛——还有他原本藏于水下朦胧不清的,由于干呕翻滚出水面的长而有力的鱼尾。鳞片的色彩像是水中火,像是傍晚的火云,炽热的橙红色随着水波流动。
    
先锋队长满怀深情的捡起一根掉落在他脚边的羽毛,用足以溺死他船上所有壮汉的语调安慰道:
   
"放心好了,鲁斯大姐会好、好照顾你的,小彭格列十代~"
    
作为回应的,是青年的又一声干呕,双翼有力的拍打着水面,激起一人高的水花。
     
至于鲁斯利亚从底舱返回甲板时兜里的几根长羽都被大副半道截胡充当了船长大人帽子上的新装饰物这件事,忙于晕船和水土不服的棕发青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知晓。
    
"喂,听说了吗?"
    
以半个插着生锈铁钉的苹果为交换,八卦的海盗们成功让白发水手爬下了桅杆。
    
毕竟对航海者而言最大的威胁,就是坏血病。
   
"鲁斯大姐的船上,有幽灵!"
    
"放屁!老子怎么听说是有条美人鱼?"
   
"滚蛋,‘日轮号’的炮手涅普顿是我兄弟,他亲眼所见的!一个半截身子的幽灵!就在船舱里!"
    
这些互相恐吓的海盗神情严肃,每个人都举起三根手指对海洋女神或者男神赌咒发誓。
        
按照他们的说法,‘瓦里安’船队不出一日就要完蛋,因为同时有一个被先锋队长折磨而死的男幽灵和一个被船长始乱终弃的女幽灵,还有一只呼唤族人的美人鱼和一只会带来风暴的海妖,以及一只巨大的报丧鸟和一个突尼斯酒馆的妓女挤在‘日轮’号上。
    
笹川了平听了一会儿就知道这帮人迟早会被闲着没事就巡逻的大副拖到‘雷鸣’号上去扒了裤子甩鞭子,明智的带着那半个啃了一半的苹果爬回了桅杆,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
    
日头斜了十五度角的时候,他听见下面响起了一群男人鬼哭狼嚎哭爹喊娘求饶的声音,但都被大副用一句话镇压了:
    
"干活偷懒!聚众传谣!每人五十鞭!!"
   
白发水手和着周围的其他海盗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乌烟瘴气地吼了一句:
   
"大副万岁!"
   
然后不约而同地唱起了海盗之歌。
   
整个船队的歌声轰鸣在一望无际的海洋上,穿透了‘日轮’号的甲板来到底舱。
   
花了七天时间好不容易缓过劲儿的棕发海妖舒展着自己的双翼和长尾趴在通往上层甲板的木梯上,侧耳听着模糊不清的歌声笑了起来。
   
而后他用长尾搅动着池水,低声跟着哼唱起来。不知何时守在楼梯上的船长爱宠发出愉悦的低吼,将头放在了地板上,懒洋洋地摇了摇尾巴。
  
船队在海面上排列成了人字形,像在空中迁移的候鸟。
   
但他们不会有终点。
    
他们只会不断流浪,永无休止地徜徉在海洋女神温柔的怀抱中。
   

*不太美好的初见
*今天大姐不在家
*一切都是虚构,不负任何责任
*我在胡扯些什么鬼呀。
 
  OK?
  
START——
 
》》》》》》》》》》》
      
     
05.
     
海妖的成年礼需要在寒冷的海域渡过,否则他们会因为血液在蜕变为成年形态的过程中不断的沸腾而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死亡。
   
距离住在‘日轮’号底舱的海妖的成人礼还有三个月。
   
‘彭格列’号忠实的朋友——流浪在七海上的黑发男巫派他驯化的海蜥蜴送来了这个消息。
  
XANXUS虽然不怎么想管怪物堂弟的事情,可毕竟事关‘彭格列’号的传承。于是他踹了进来报告的大副一脚,下令船队高层通通前往‘镇魂雨’号会议室开会。
    
"喂,小子,下面有什么?"
   
‘日轮’号二层甲板通往底舱的通道上挤了十几个海盗,其中一个手上提着,冲着被打开的盖板下面压低了喊道。
   
下面正沿着木梯一级级向下爬的白发水手停了下来,拿过嘴里叼着的煤油灯向下照亮了大片黑暗的空间。
    
"只有一大片水!"
   
笹川了平回应到,说着他动了动鼻子,又说:
  
"好多海水,还有股鱼腥味儿!"
   
"干!我就说幽灵都是骗人的!"
   
"扯淡!你他娘的明明信誓旦旦地说你兄弟看到了半截身子的鬼呢!"
   
上面的海盗骂骂咧咧的声音混杂着隐隐的滴水声传到白发水手的耳边,他好气又好笑:
   
"要是被大副抓到了你们必须帮老子顶锅!"
  
白发水手一面举着提灯小心的下到离水面最近的梯级上,弯腰仔细地查看着平静的水面,想要弄清楚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然而煤油灯的灯光太弱了,‘日轮’号的底舱曾经是用来储存食物和淡水的,空间极大,离他三米之外的地方就看不清了。只能依稀看到水面荡漾着波纹。
   
或许里面养了鱼?
   
他忽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但随即更多的疑问接踵而来。
   
这么大的空间,难道只养了一只鱼吗,不然为什么影子都看不到?
   
"……我看是鲁斯大姐帮大副抓的鲨鱼。别看了白毛!快上来!"
      
大副斯夸罗平常就有个外号叫‘银鲨’,所以一直想要只鲨鱼当宠物。他自己已经养了一只在‘镇魂雨’号上,在甲板下蓄了个水池。
    
只要船上有人犯了重罪——比如背叛、背叛和背叛——就会面临好几个选择,其中之一就是被从桅杆上踹进去喂鲨鱼。
      
头顶的海盗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阵,吆喝着让他返回——毕竟他们是趁着先锋队长去参加会议的空档来偷看的,这本身行为已经属于违反船规了。
    
被抓住足以判处流放。
    
笹川了平被他们的讨论弄的有点心虚,他惊觉自己距离水面已经太近了。
    
在他正准备响应同伴的呼唤返回的时候,突然发现他面前不知深浅的水面冒起了一大串气泡,一个巨大的黑影以他来不及反应的速度从水下上升!
     
"哗啦!"
   
他感觉到一只潮湿而有力的手狠狠抓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拉往水中而另一只手也随即抓住了他的右臂。笹川了平下意识的将左手的煤油灯向攻击者挥去,但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条长约十米,长满了红鳞的鱼尾,狠狠的从他的头顶砸了下来,将他整个人带进了水中!
    
上层甲板吵的不可开交的海盗们听到了巨大的入水声响,面面相觑,提灯向下看的时候,只隐隐看到碧色的水面上有着翻腾的浪花,和一盏孤零零的煤油灯。
 
"跑呀!!!!"
    
这帮从不讲义气和良心的海盗反应很是迅速,扔了煤油灯瞬间就逃窜得不知所终。只留了一上一下两盏灯光,和底舱不断翻涌的海水下,纠缠在一起的两个黑影。
   
棕发的年轻海妖本来是在木梯上休息的,在听见脚步声和一堆鬼祟的人声从上方靠近的第一秒他就反射性的滑进了水里。
    
毕竟XANXUS曾经用枪顶着他的脑袋告诫他不要被船上其他贪婪愚蠢的海盗看见,闹出骚动会很难处理。而未经过处理的原话是:
   
"你也不想让斯夸罗再去卖身卖艺求爷爷告奶奶的骗人上船吧?"
   
那时黑发红眼的‘狮王’眼里的戏谑让棕发的海妖出于对银发大副的同情选择了乖乖听话。
   
但进入水中的瞬间他就想起,固然他有一条长而有力德鱼尾……但不会游泳的自己一向是入水只能沉底的。
  
于是他只能僵硬着躺在船底,透过三米深的水面看着那离水面越来越近的灯光,想象着自己只是一尊雕像。
   
来人的面容被水模糊的不像样子,只能看清一头灰白的发丝晃动着。他猜想这个人的经历来镇压心底对于被水包围的恐惧。
  
【他可能是个老水手】
   
水波荡漾着将他和上方的世界隔开。他像个水底的幽灵仰望着上方人间的灯火。
   
【也许杀了很多人?说不定他杀过海妖呢?】
   
水底并不是寂静的,因为人间的声音模糊不清的传来,但这愈发激起了海妖心底对于人群的渴望。
  
这么想着,他不自觉的张开了嘴想要呼唤什么,水压却驱使着微咸的海水一股脑灌进了他的喉咙。
  
……他呛水了。
    
有力的双翼在水中张开仓皇地拍打着带着沉重的身体上身,而硕长的鱼尾纵然纠缠抖动如盘蛇也无法向他见过的人鱼群那样带领他游向水面。
   
但挣扎确实是有效的。破开水面的一瞬间他惊慌地想要抓住木梯固定自己却一把扯住了那个水手的脖子和手将人扯进了怀里。而没有什么用的长尾高高扬起又落下,成功将他们同时打落水中。
   
他又开始挣扎起来,手中不自觉地用力,白发的水手也挣扎着,用双手扯着他的爪子试图为自己博得呼吸的权利,双腿也有力的踢蹬在他身前。
   
从双方肺部吐出的空气化为大串的气泡自嘴边升腾。
  
当棕发的海妖想起自己不会溺死的时候,白发水手已经翻起了白眼,手脚不受控制的在水中拍打着。
  
而当他抱着对方艰难的爬回到木梯上的时候,水手已经处于休克之中,一只手在无意识中紧紧地攥住他背后的翅根,痛的他呲牙咧嘴。
   
"嘿,可爱的TSUNA,你在大姐不在的时候干了什么好事啊?"
   
鲁斯利亚的长靴及时地出现在木梯上方:
   
"看样子,有坏孩子被抓住了啊。"
   
先锋队长妖艳地笑起来,瞳孔中倒映出在海妖盘起的长尾和收拢于身前的双翼中漏出的,白发水手的年轻脸庞。
   
【TBC】

 
   

     

   

评论
热度(2)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