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双源】金色梦乡04(完结)

*HE完结!!!!!!
*好不容易想到的HE的方法!!
*我终于要完结它了!!!!
*让我哭一会儿再打字!!!!!!

*白王代表的是第五元素:精神+精神不灭的说法,假定作为血统最强大的白王后裔,源氏兄弟的精神进入了由精神力死亡前大爆发的稚女构成的尼伯龙根,基于此给出的HE结局,考据就算了吧…临时想到的!!!!!!不要喷!!!!

————————————————————

Golden slumbers fill your eyes
Smiles awake you when you rise

(你眼中是金色的梦乡,你会带着微笑醒来)
——《Golden Slumber》




04.

我永远这么没用。

源稚女将怀中的源稚生抱得更紧了,白色的丝层层叠叠把他们裹成了一个茧,彻底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了。
他一边哭一边努力把那些贪婪的‘吸血鬼’从源稚生冰冷的身体上拔出去:
“滚开!不准吸他的血!!离他远点!”
可是这样的努力有些徒劳,很快他自己也因为失血过多没力气动了,他只好努力把自己覆在源稚生身上,用身体保护着死去的男人。
源稚生闭着眼睛,表情很平静,脸色是亡者的灰白色。
源稚女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下降了,和哥哥的体温越来越接近。他费力地抬起手环在源稚生头两侧支起自己一点点:
“哥哥……我们都被骗啦。”
他轻轻地说,眼睛每眨一下就有一大滴泪珠砸在那张一摸一样的脸上:
“没有什么鬼……我和你是一样的……”
他努力的笑着——明明唱喜欢的戏曲的时候都能轻松的笑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笑起来都要很努力才行:
“我和你是一样的,哥哥我错啦,我不恨你的,一点都不恨……”
“哥哥你不要死。你不是很厉害吗?”
他又努力往上爬了两下,和源稚生鼻尖对着鼻尖,白色的丝快要把他们两个都淹没了,只有彼此的头部还露在外面,而且大部分丝都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你可是最强的影皇啊……怎么这么轻易就死了?”
源稚生依旧闭着眼睛,可是他总觉得下一秒对方就会睁开眼睛,用金色的眼眸和自己对视。这大概是他们一生中最亲昵的时候了,短短的一生,却从没靠的这么近。
他这样想着,双手失去了知觉再也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和源稚生嘴对嘴摔了下去。他没有留意,因为白色的丝线又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即使龙族混血的体质再强也感觉寒冷无力了。
熟悉的死亡的滋味再次降临,可是为什么这次这么不甘心?
源稚女只有想的力气了。
他的视野渐渐变成了白茫茫一片,然后彻底黑了下来。


“哥哥,我们回去吧……”


静静伫立白色的巨茧里仿佛传来这样一句话,又仿佛只是个错觉。



“哥哥我们回去吧……”
“……滚开!离他远点!”

……

“哥哥,你回来啦…?”


长久的死寂里突然有无数片段在闪烁着。源稚生麻木了很久才反应过来。
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我为什么还能思考呢?我明明已经死了。
他这样想着。
他试着睁眼,居然睁开了。映入眼帘的还是那个地下室,他躺在浴缸里,浑身都是血,可是围着他挥刀的人偶们都不见了。
源稚女也不见了。
“……稚女?”
他试着呼唤。
没有人应答。心底的迷惑越来越大。
他从浴缸里爬了出来,向门外走去。
漆黑的通道里没人。
废弃的校园里没人。
鹿取神社里没人。
镇里也没有一个人。
还在稚女的言灵里吗?源稚生猜想。
他站在小镇岔路口的三个面目祥和的地藏菩萨面前看了很久,然后转身走上了一条小路。
路的尽头是座破旧的房子,那是当年他和稚女寄住的养父家。
其实房子并没有很破,和他离开的时候相比只是外表有些褪色掉漆而已,他推门进去的时候,一切家具都还是看样子摆放的,像是一直有人打扫。
源稚生愣了愣,反手关上门,沿着楼梯向上来到了那个记忆中住了很久的阁楼里。他必须弯腰才能钻进去,因为他比以前高太多了。
事到如今再发生什么事他都无所谓了,如果源稚女想起来要再杀他一次他也会欣然赴死绝不抵抗。
“我大概是最差劲的大家长了吧。”
他自嘲般脱口而出一句话,推开柜子门发现以前的铺盖还在,鬼使神差地把它抱了出来,然后对上了源稚女惊喜的眼神。

“……”
“……”

源稚生觉得自己差点又被吓死一次,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可是源稚女用那种湿漉漉亮晶晶的小眼神看着自己,就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自己也得接着,他只好轻轻咳了一声,问了一句:
“…你为什么睡在柜子里?”
源稚女看了他半晌,也轻轻回答道:
“哥哥你不记得了?是惊喜。”
于是源稚生又记起很久之前那段兄友弟恭的日子里,确实有段时间弟弟总是调皮的想要吓住自己,从各个角落钻出来给予‘惊喜’。
气氛友好的有些不太对劲,可是源稚生实在没那个心思力气再打了,于是他转过身很认真的铺起了床。
正在琢磨源稚女会不会又开始下毒手的时候,却被从背后用力抱住了。
“……稚女?”
他侧过头看着对方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心底有些异样的触动。
“哥哥……”
源稚女把头埋在对方肩膀上,努力抑制住自己的哭腔: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
“我们都被骗啦笨蛋哥哥……”
“……?”
“我们都是一样的,我根本不是鬼……”
“……?!”
重磅炸弹一个接着一个,源稚生一直沉默,源稚女不停地说。
等到停下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心情虽然都有些复杂,但却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源稚生察觉到肩膀已经被源稚女的眼泪打湿了,本能地张嘴想说些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抬起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对方的头顶。
“…哥哥你终于愿意听我说话了。”
源稚女吸了吸鼻子,抬起头蹭着源稚生的脸侧: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不会。”
源稚生叹了口气,更加用力地摸了摸他的头:
“我也有责任,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他挣脱了源稚女的怀抱,转身正对着依旧矮了自己一头的弟弟,然后拥抱了他。
这个拥抱很用力,很温暖,没有穿透心脏的刀,感觉很美好。
真的很美好。
源稚生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这个拥抱。
没有什么鬼和皇,这是属于源稚生和源稚女的拥抱。

“…我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他沙哑着嗓子说。
“居然能像这样和你再度拥抱在一起……怎么会觉得你没用呢?”


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离我而去,即使分离也要如影随形的追逐在我身后的人。


源稚生觉得眼睛有些酸涩。为了不让弟弟看见自己可能的眼泪,他更加用力地把对方按在了怀里。
“哥哥…我好闷……”
源稚女这样抗议着,却也同样用力的抱紧了源稚生的腰。
“……闷也要忍着。”
源稚生生硬地说。
“……”
源稚女无语了一会儿,干脆开始用手揪着源稚生的外套下摆玩了起来:
“哥哥……”
“什么?”
“我是在做梦吗?”
“可能吧。”
源稚女沉默了一会儿,说:
“我希望它永远不要停下。”
“……”
源稚生把头贴在他秀气的颈项旁,顿了顿:
“…我也是。”
“哥哥。”
“嗯。”
“我好爱你啊。”
源稚女假装平静地说出这句话,立马觉得自己的耳朵都烧了起来。
“……我以为你很恨我。”
耳畔传来源稚生的回答。
“……我不是故意的…”
他有些无力地说,声音很微弱:
“那个时候我觉得你要把我扔下了……”
这次换源稚生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结束了拥抱,稍微后退了点,好看清怀里少年的模样。
看了好一会儿,他才又开口:
“你长大了很多,稚女。”
说这话的时候他眼里渐渐带上了笑意:
“不是以前那个小姑娘了。”
“哥哥!我们能不提以前吗!”
源稚女猜到了他想到了什么,有些羞恼地说。
“你现在也有些像个姑娘,只是比以前好点。”
“……哥哥!!!”
源稚生开怀大笑了起来,笑得向后仰倒在铺好的被褥上,源稚女也跟着扑在了他身上,恼羞成怒地叫喊着不准他笑。
兄弟俩闹成一团,直到都笑累了才安静下来。


“哥哥?”
“嗯,我在。”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怎么会不爱你呢?
源稚生看着低矮的天花板自然的想。
从始至终,我都在因为伤害了你而感到痛苦。
因此,我爱你这种事是毋庸置疑的。


他翻过身,把源稚女压在了身下。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至少我和你在一起。




THE END.


————————————————————
后记:
看不懂结局没关系!看不懂全文也没关系!!!重要的是HE啦!!!!我居然真的成功HE啦!!!!!!你们这两个磨人的小妖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都快被自己治愈了!!!!!!!!!!

评论(4)
热度(9)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