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雄鹿06

*剧情苦手注意
*完结至少还有四章ˊ_>ˋ
*都是脑洞太大的错



【本文因为作者太懒没法按时完结】


OK?


Start!
——————————————————————————————


06.Roase&Releves




【PM8:45】

“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好我的病人……”
黑发男人哑着嗓子说,铁灰色的双眼满是自责。
褐发青年没法对这种情况做出什么有效的行动,只是抬了抬手,小心地放在了男人肩上。
他金红色的双眸紧盯了对方卷起的鬓角一会儿,又变回了普通的棕褐色。


山本武从会客室里大步走出来,黑色的风衣长摆随着他的动作在他身后大幅度画了个圈。
“Reborn博士,鉴于你所交代的情况,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早就知道了长号手案的凶手却知情不报?”
他严厉的审视着嘴角仍带着淤青的心理医生,目光想要在他身上戳出个洞来。
“……我很抱歉,山本探长。”男人抿了抿嘴唇:“但这属于病人的隐私,我没法子、我是有挣扎过要不要提醒阿纲……”
医生的表情十分痛苦,把一个后悔万分的角色演出了十成十的火候来,一旁忙里得空看过来的两个法医也不由得心生怜悯:
“头,极限的不要难为Dr.Reborn了,至少我们手头又告破了一件案子不是吗?”
了平被三浦春推了出来,清了清嗓子打扰到。
一旁的三浦春使劲点头,眼神飘到狼狈的医生身上恨不得里面被医生“误杀”的罪犯能死的再惨一点。
山本武正想开口训斥这几个不好好干活的家伙,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尤尼就从一直站在的楼梯口跑过来一头扎进了黑发医生的怀抱:
“Reborn,我好害怕他会伤害你……”
少女红着眼眶,趴在男人的胸膛前抬头轻声说。
“我没事了,尤尼……”
男人给了自己的养女一个拥抱,谁都能看出这个男人今晚受到的打击多大,而他却依然坚持着为自己的女儿提供屏障——这是个真正的父亲。
“……我会留下来的,山本。”
看出来不好多打扰这对养父女,泽田纲吉主动出声将询问具体细节的活揽了下来。
他和自己的好友交换了一个眼神,点了点头。
山本走过来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跟在被送走的两具尸体后面出了门。


一出门他的表情就变的更加冷硬了。
因为泽田纲吉给了他最坏的答案。
年轻的联邦探长在夜晚巴尔的摩市的寒风里叹了一口气,整个人顿时显得老气了许多。
然而他性格向来是非分明,当下已有了决断。
他回过身看了看Reborn博士家灯火通明的大宅,眼中思绪万千。



“现在我可以理解你的痛苦了……”
医生露出自嘲的笑容,手里端着褐发青年为他倒的压惊酒:
“即使知道自己做的是对的,杀死一个人的感觉也很不好过……”
“你和我不一样,”泽田纲吉的眼神固定在对方的酒杯上,“我可以不杀他的。你是‘正当防卫’。”
“……希望陪审团会相信这个说法……”
心理医生摸了摸自己脸上被揍出来的淤青和渗血的额角:
“毕竟我是在搏斗过程中让他的脖子撞到了梯子折断了,说不准就是‘过失杀人’。”
医生铁灰色的眼睛抬起来撞上了褐发青年的眼睛,这个平日里礼貌强硬的绅士此刻的神色竟然有几分可怜。
泽田纲吉心里隐隐一动,随即点了点头:“……我会为你作证的。”
“真是太感谢你了。”
医生露出这个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抹真实的笑意——即使脸上有些伤痕,身形有些疲惫,他的俊美也丝毫没有因此减分:
“…幸好是今晚有你在,不然根本不知道我要怎么度过成为杀人犯的第一夜,而我还得照顾尤尼。”
医生扶着沙发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伸出了右手,眼神真挚。
泽田纲吉大概是第一次被人用如此郑重真诚的方式道谢,耳根迅速飞红了,眼神习惯地开始游移不定,他快速伸出手去随意摇了摇,又立马缩了回去:
“不用谢我,我相信你没有那么脆弱。”
“又是你的直觉吗?”
男人笑了出来:
“你的直觉一定很有用。”
褐发青年抿嘴笑着侧过头,避开男人打量的目光,将自己的注意力尤集中在墙上的油画上——《丽达与天鹅》,医生确实很有品味。
“今天很晚了,让我为你准备房间吧。”
医生站在他身侧,看着青年瘦削挺拔的身影,悄悄伸出舌尖舔了舔干渴的嘴唇:
“你一定会睡得很舒适的。”
“我?我、睡沙发就很好。”
泽田纲吉打量着客厅里的紫色长沙发,提醒医生赶快休息:
“你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
“是的,”男人低头快速分开了自己的脚尖又并拢,抬头露出苦涩的笑容:
“毕竟不是每个人在杀人后都能安然入睡,今晚我可能无法得到修普诺斯的眷顾了。”
“你需要看看心理医生吗?”
褐发青年皱起眉头,关心的询问。
“我只需要分散我的注意力,比如——我能请求和你来一场睡前谈话吗?”



威尔帝算得上是个优秀的捕食者了。
无论是他拥有的学识,技巧,胆量还是他的力量,都让人眼前一亮。
医生在用胳膊紧紧勒住对方的脖子的时候冷漠的想,脸上的伤口传来的疼痛感激起了他心中的嗜血欲望。
于是他又更加用力的紧了紧胳膊,却因为对手的垂死挣扎撞到了柔软的腹部松了手。
这一下真的很疼。
他捂着腹部,喘息终于急促了起来:生死较量可真是个体力活。
威尔帝趴在地上艰难地咳嗽着,大口呼吸着空气,慢慢爬了起来。一双眼睛带着怒火和仇恨盯着靠在书架上的医生。
不需要开口就知道他杀意浓厚。
啊,当然可怜的斯卡鲁已经亲身体验并证明了这一点了。
男人铁灰色的眼眸瞥了一眼倒在房间门口死不瞑目的尸体,然后像只矫健的捷豹一样,向踉跄起身的对手扑了过去。
上帝作证,他不是故意在威尔帝的脖子磕到了梯子后帮忙让他的脖子折断的更彻底些的。
只是顺手。



“所以呢?睡前谈话你告诉他你的感受了吗?”
粉发女郎依旧是那样高傲冷淡的坐在沙发里。一身合体的套装,长腿交叠。
“没有。”
男人诚实的摇了下头:
“他还不是我的同类。”
“是啊,毕竟披着人皮的‘非人类’可不多见。”
碧昂琪打量着对面的男人——即使对方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但那股愉悦劲儿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
“你是不是杀过很多人了?”
她忍不住问。
“为什么这么问?”
男人挑眉表示了自己的讶异。
“我以为你是来让我做创伤后心理辅导的,可你却从头到尾只关注泽田纲吉。”
女人身体前倾,飘渺的话语萦绕在男人耳边:
“你对他的关注,远远超过了你自身。”
“他是我的病人……”
男人喝了一口水,发出了谓叹:
“我永远无法停止关注他。”
他的眼睛折射了他坚定的意志:
“我会得到他的友谊的。这是最重要的事。”
“希望你不会失望。”
女人撇了下嘴,不高兴的说。
“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Reborn博士看着窗上的淅沥的雨迹,嘴角藏着笑,渐渐出了神。



男人在厨房做菜,锋利的刀刃将色泽新鲜的肉排片成了薄薄的一片。
“Reborn叔叔,我喜欢纲哥哥。他能在我们家住吗?”
尤尼托腮看着男人细致的动作,突然出声问。
本来平整的一片肉皱了起来,男人自然的把它理平:
“恐怕他不会愿意的,尤尼。”
“可是他会听你的。”
少女睁大眼睛,一副可怜样:
“你可以邀请他,他不会舍得拒绝你的。”
“他只是我的病人。”
男人表情平静地拒绝道:
“而且杀了你的父亲,为了你的心理健康,我不想想像你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尴尬场景。”
“我不会觉得尴尬的,我会很听话,像个妹妹或者女儿。”
尤尼眨巴了下眼睛,恳求着。
男人停下了手里的工作,转身看了看她,然后眼皮也不眨的点出了关键:
“可是他会很尴尬。我希望为他营造一个他会感到舒适放松的环境。你对他来讲简直就是深水炸弹,只会导致他的噩梦加剧。”
“真的不行吗?”
少女看上去失望透顶。
男人将处理好的肉排放进烤盘端进烤箱,设定好温度时间,然后转身看似温和实则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不行。”




泽田纲吉洗了把脸才勉强清醒过来。
这是几乎是噩梦到访后的家常便饭,有时候他只会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直到再次沉睡过去。
这次的梦境可不得了:那头雄鹿居然变成人了!
黑色的人影带着诡异又熟悉的微笑从鹿的身体里突然窜了出来,头上的鹿角突在向着梦境之外生长。
现在他的直觉仿佛失控了,又仿佛得到了神来之笔,他依稀察觉到了‘切萨皮克开膛手’带走那些受害人器官的意义。
而那真的是如梦中预示的一般黑暗的猜想,与人类生存的“本能”息息相关。
哈,他现在倒是宁愿伽马成为梦里的的伙伴了。
他嗤笑了一声,看着镜子,里面的褐发青年面上充斥着劫后余生的惊慌,皮肤苍白,毫无血色。



“很久没看到你了。”
京子提着粉色的提包,橘红色风衣让她苗条的身材得到了很好的展现,整个人正是女子最充满活力的时候,颜容可人。
“…最近很忙。”
泽田纲吉实话实说,在这个自己暗恋过的女孩面前他一向坦诚温顺。
“Reborn有帮到你吗?你还在做噩梦吗?”
京子担忧地询问着对方的近况:
“我希望他能帮助你回到正轨。”
泽田纲吉不解地皱眉:
“我以为我从没有脱离过正轨。”
“我不是那个意思,纲君。”
京子的表情像是看着任性的孩童:
“我希望他能帮助你控制自己内心的那些…那些不好的想法。”
“你可以明说是对杀戮的迷恋,我知道你一直这么想。”
褐发青年耸肩,棕褐色的眼睛透过镜片注视着女子无意识下紧握在一起的手:
“你可以自己来帮助我的,你知道我听你的。”
“…哦,不……事实上……”
京子的模样有些犹豫,说话吞吞吐吐的:
“我不能成为你的医生,是因为…我觉得……好吧,我害怕你展现给我看的一切。”
她稍稍抬头看着青年的面孔,表情带着些许不自然,像是豁出去了:
“我太容易受到你的影响了,你懂我的意思吗,纲君?那些关于杀人狂,尸体,破坏,杀戮,变态的事情,我真的、再也受不了了。”
她的眼眶瞬间红了:
“可是、我又不得不……我不能放你一个人在这些事情里面、你会被压垮的我的上帝啊!……”
京子的情绪突然就崩溃了,她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也不管周围有多少路过的人侧目:
“我想让你停下来!……为什么上天要给你这种诅咒一样的天赋呢?!”
“……京子…好了、我还好好的站着呢……”
褐发青年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道从何安慰这个为自己想了这么多的女子——但有人关心的感觉,还是让他感到了些许温暖:
“好了,京子。”
他看了看四周,干脆也蹲下来在女子身边:
“你帮了我很多了,记得吗?”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俏皮一点:
“你可是第一个没劝我为精神医疗领域做出牺牲充当试验品的医生,就这一点我就已经感恩戴德了。”
“……是啊,我至少比那些混蛋强……”
京子忍不住破涕为笑,抬头看他:
“可是我怕你像上次一样被毁掉……纲君,别让那些黑暗的事情干扰你的生活,好吗?”
她看着青年温和的眼眸,不禁恳求道。
“我答应你,会尽力的。”
泽田纲吉认真的说。
“那就好……”
京子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被青年扶住了:
“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所以你就请她吃饭了?”
心理医生眯起眼睛问道。
“对啊,那家餐厅还是你推荐给我的。”
泽田纲吉点点头:
“就是价格有些贵。”
“那是当然,”男人将病历记录放在一边,活动着因不停记录而僵硬的手腕:
“好的品质自然要有配得上的价位。”
“可是还是你做的更好吃。”
褐发青年衷心地说,这句话很好的愉悦到了心理医生,他装作拿东西背对着对方,嘴角弯弯的偷笑:
“京子是个很聪明的学生,就是有些感情用事。”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褐发青年想了想,依旧坦诚:
“我以前就喜欢她这样。”
“哦?”
男人转过身似笑非笑地打量他:
“真是让人意外的坦白。现在不喜欢她了吗?”
“可能……还是觉得不太合适吧?”
褐发青年局促地说:
“还是做朋友好了,我不想她怕我。”
“她们都太小看你了。”
心理医生的表情看上去有些为他的病人不平:
“她们以为你是易碎的茶杯,只把你用来招待贵客,还要时刻防着你支持不住坠入黑暗。你有那么脆弱吗?”
“她们都是为了我好。”
感觉到医生的言语有些过激,泽田纲吉不自在地笑笑:
“毕竟我的能力像是诅咒。”
“人们害怕超过自身能力的事物,可是又不得不借助它的力量。”
医生的语气充满讽刺:
“我可不认为你的能力是个诅咒,正相反,我认为那是一种珍贵的天赋。”
褐发青年动了动嘴唇,却只能对这温暖的言论轻轻说一句:
“谢谢……”
“不客气。我很珍惜得到你的友谊,‘捕猎者’。”
“那是什么外号……”
“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了,泽田纲吉。”
黑发男人用手捻着自己翘起的鬓角,神色肯定地说:
“被你藏起的爪牙,总有一天会展现它的锋利。”
而我是如此急切地,渴望那一天的到来。
人皮下的猛兽内心快乐的笑了起来,为“它”所闻所见,为“它”得到的,来自沉睡的“捕食者”的信任。



【TBC】
大家好我看四章也是不够我完结的了……【躺】
有错字请帮我找出来吧……



评论
热度(5)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