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雄鹿07

*拖延症来袭!
*拖延症来袭!!
*逻辑混乱剧情无法控制
*诶嘿我毕业了⁽⁽٩(꒦ິཀ꒦ິ)۶⁾⁾
*夏天好呀各位ˊ_>ˋ






START!
———————————————

07.Crepe&Macaron


暮霭沉沉。
铅灰色的云和橙红色、紫色的霞光碰撞。
本该是安静享受晚餐的幸福时刻,但DR.夏马尔却没有那个口福——他正在紧张的倾听着窃听器传来的谈话。
“你找我来干什么?”
这是那个褐发的日本男人的声音,FBI的特别调查员,白兰.杰索被抓回来一个月后第一次提出了想要见什么人的请求。
这让对于自己的病患和观察对象有超乎寻常探究心理的DR.夏马尔十分在意。
“别这么冷淡嘛,泽田纲吉君。”
白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懒散不正经,但仔细听,会发现他的语气带着对他人的冷漠和不知从何而来的傲慢:
“要你来是要向你道谢的。”
“道谢?”
泽田纲吉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
“你发现了?”
夏马尔屏住呼吸,好奇心被极大的鼓舞了起来。
“那么拙劣的手段……”白兰的声音十分冷静:“也只能蒙蔽我一时罢了。”
“不过,”他的话锋一转,“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观点。”
白兰坐在狭小得无法动弹的牢笼中,对着数道铁栏外的褐发男子露出饶有趣味的笑容:
“如果我不是‘切撒皮克开膛手’,谁会是呢?”



“尤尼,你对于泽田纲吉怎么看?”
黑川花坐在女孩床前的木椅上,手里拿着笔和本子,小心地询问着,那姿态仿佛她面前的十五岁女孩是个易碎品。
“……我不太明白,怎么看是指?”
少女抱膝坐在床上,有些疑惑地反问。
“你恨他吗?”
黑川花直白地问——作为一个靠耸人听闻的报道博取看客眼球的记者,她最擅长针对受访者的心理弱点提问,这样她能自由发挥添油加醋的空间也就越多——她静静地盯着少女茫然失措的表情,敏锐地注意到她将自己团的更紧了。
“我…我不知道……”
尤尼带着受到惊吓的表情摇头:
“我知道爸爸他、伽马他杀了很多人……可是他一直对我很好,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语无伦次地说着,很快就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啜泣了起来。
“哦,抱歉……”
黑川花站起来来到她身前,将她抱在怀里:
“抱歉,亲爱的。也许,我们还是谈点能让你放轻松的话题吧。”
她轻声宽慰着。
尤尼点点头,红着眼睛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额……”
黑川花沉吟了一下:
“你觉得,你的养父,DR.Reborn对你怎么样?他对你是……你父亲的女儿,有表现什么不满吗?”
少女这次镇定了许多,她偏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始述说起来。
黑川花在充当记录者的某个时刻,脑海中闪过一个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念头:
为什么身为心理医生的DR.Reborn,没有对他的养女进行心理疏导呢?
毕竟事隔两年,旧事重提,尤尼.基里奥内罗的表现依然如此脆弱。


巴尔的摩市立精神病院在巴尔的摩市郊区——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没有那个社区会乐意让一群危险的精神病人住在自己家门口的。
心理医生打开了车门,看了眼灰白色的建筑,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
他身上穿着定制黑西服套装,又戴上了手工圆礼帽,领口露出的浅蓝色衬衣配着紫红色的有着葡萄藤缠绕图案的领带,鬓角卷起,英俊非凡。
而作为对比,站在医院大门口一身白大褂的DR.夏马尔则显得非常不修边幅——胡子拉碴,头发到处翘起来,黑眼圈浓重,面色憔悴。
心理医生在他面前站定,按了按帽檐:
“好久不见了,夏马尔。”
“好久不见了,Reborn。”
夏马尔神情疲倦的点点头,侧身在前面带路:
“还是到我办公室叙旧吧。”
心理医生略微点头,迈着步子跟在他身后,带着礼貌的微笑:
“看样子你过的很不错。”
“你别讽刺我了,”夏马尔摆了摆手:“和你获得的一切相比,我更本算不上好。”
“你总是不掩饰对我的嫉妒,可是你确实活的比我坦荡多了。”
心理医生顺着对方的性子说好话,语气绝对诚恳,即使对方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依然真诚。
这样说了几句话,很快夏马尔走路的姿势放松了下来,语气也变得缓和了下来,直接切入了正题:
“我找你来是想向你询问泽田纲吉的情况的。”
心理医生咂了咂嘴,挑眉表示了疑惑:
“我想……也许我能知道为什么?这是我病人的隐私,你知道我不能……”
“是的是的你不能!”
夏马尔打断了他:
“别装了,Reborn!我们都知道那些规矩准则你根本不放在眼里。和我交换情报,不然我就申请让他成为我的病人。”
“就算我答应了,你以为山本武会批准?”
心理医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神却冷了下来:
“他们在怀疑你对白兰.杰索使用非法疗法,这你知道吧?”
“那些疗法…!我和你讨论过的,你必须帮助我,Reborn!”
夏马尔发出穷途末路的怒吼:
“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一切!好不容易我要赶在你之前抓到‘开膛手’了!而现在他们要否认我的成就!”
“冷静,夏马尔。”
黑发的心理医生摩挲着自己的鬓角,语气厌倦地安抚:
“我会帮助你的,”他拖长了语调:“——不过,我得知道你对白兰.杰索进行了哪些治疗。”
夏马尔看着他不容拒绝的眼神,浑身一颤,但随即咬牙答应了下来:
“没问题,不过泽田纲吉……”
“请允许我提醒你,那是我的病人,夏马尔。”
心理医生带着强烈的压迫感欺身向前,一字一句地说道:
“他.是.我.的。”
表情异常认真。

夏马尔带着被惊吓到的表情,茫然的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好、好的?”
他试图让自己的表情更自然点,不想输的念头驱使他做出了更加扭曲的表情:
“我们……进来谈?”
夏马尔终于露出了一个凄惨的笑。

【TBC】




评论
热度(4)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