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雄鹿03

*没有黑伽马的意思
*一切都是脑洞太大的错!
*肚子饿了ˊ_>ˋ

———————————————
03.Coquilles&Entree

“我还不知道您居然是位素食者。”
男人语气委婉的可惜着,将沙拉放在了女人面前——他自己面前的是一道小牛舌,而他为自己的养女则准备了蒸扇贝。
“虽然很让人惊奇,不过……我的确热爱绿色健康的生活。”女人将手提包放在一旁的空椅上,随手把相机也取了下来放在一处,仔细用叉子挑着碗里均匀沾上了酱汁的甘蓝叶子和生菜土豆:
“这么美味的沙拉不该和肉类放在一起。”
“肉食是我们家的传统,”男人颔首表示了歉意,“我想偶尔进食一点肉类也不会影响您的面条体型的,黑川花女士。”
他的卷曲鬓角配上笑容总是有不同寻常的魅力,让人无法不认同他的观点,于是黑川花只思考了一秒就微笑着尝试了一小片碎肉:
“味道很好……我好像尝不出这是什么肉?”
“是野兔肉,”男人说着眨了眨眼,露出意味深长地笑容:“我亲自捕获的,非常矫健而有活力。”
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想起了某次捕猎的愉快经历。
但女人没有半点怀疑:
“确实很有嚼劲,尤尼,你平时都是吃这么好吃的菜肴吗?”
她努力向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少女传达着善意:
“或许待会儿,你可以向我好好讲讲你这两年的生活。这样人们也许会化解对你的误会。”
尤尼抿抿嘴露出个腼腆的笑来,带着些许紧张和不自然:
“真的这样就太好了…我会努力配合想您的。”
她向养父望去,寻求支持——男人当然理解地点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尤尼。别害怕。”


他将昏迷中的男人放到舞台中央的的座椅上,用刀划开对方的喉咙将声带,又将大提琴的琴颈部分伸入了尸体大张的口腔——刚好对应在声带下方,琴弦到位了。
然后他站在那里,左手温柔的握住了琴颈,手指用力压住了“琴弦”,右手拿着无形的琴弓拉动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
幻想中的低沉音符响彻了音乐厅的穹顶,贝多芬的曲调如他预想的那样美好。
他陶醉了,手下不停,流畅的音符倾泻出来给他唯一的观众。
掌声响了起来,来自观众席。
他睁开眼,那个金发男人带着脑门中央的弹孔,双眼泛着死亡的灰白色。
“纲君?”
“……纲君?”
女人的呼唤将出神的青年从他不可被窥探的精神世界惊醒了。
“你没事吧?”
她关切的问道:
“我听山本说你已经见过Reborn了。”
“嗯……见过了。”
他像是不适应对方关切的眼神,垂下视线盯着右手边的筷子。
“我希望他能帮到你,他曾经是我的导师。”
京子将耳边的碎发用粉色发夹别好,担忧地看着腼腆低头地青年
“你为什么不来帮我呢?如果非要我向别人坦诚自己的想法…我比较希望那个人是你。”
褐发青年仍旧把视线游弋着,轻轻地说着。
“抱歉,纲君。”京子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我…我没办法再做你的医生了。不过听到你这么说我很开心。”
“……没办法?”
“心理医生…是不能对病人抱着特殊感情的。”
她不好意思的低头看着水杯里自己的倒影:
“我是最近才发觉的……我可能…在你身上太过投入了。”
泽田纲吉怔愣地看着她,几乎忘记了自己对于与人对视产生的心理上的不适:
“…那个…是变相的,喜欢我的意思吗?”
“还没到那个地步。我只是,太关心你了,我怕我会毫无原则地站在你那边。”京子温柔的看着他,目光清澈:“这样不好。我们都知道你因为两年前的那件事变的不稳定。”


“我经常做噩梦。”
尤尼抱着膝盖团在深红色的单人沙发里,目光迷离而胆怯:
“那段时间…每一次,只要我闭上眼睛,就会看见她们和我坐在一起围成了圈…”
“她们?”
黑川花问道,手里的笔不停地在她信赖的黑色皮质外壳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那些女孩…我…爸爸杀掉的女孩…”
少女声音颤抖着,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她的眼眶边缘溢出来掉在她草绿色的薄毛衣底端:
“她们说是我杀了她们…她们不停重复…不停指责我……”
她的声音充满了哀伤和惶恐,仿佛连回想那些噩梦都会受到莫大的惊吓:
“她们说,我本该死的。这样她们就不用死了……”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女记者,哭的像个孩子——而她才17岁,确实仍是可以算作孩子的年纪。
“尤尼,你还记得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黑川花站起身走过去,抚摸着女孩柔顺的头发:
“我是来帮你的,我们两个,要把你知道的真相公布给大众。让他们知道,你没有帮助你的父亲杀死那些可怜的女孩;让他们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之一。”
“……你真的可以帮我吗?”
尤尼抓着女人的衣襟,眼神让人联想到纯洁的小鹿。
“当然了,”黑川花爱怜地看着她:“我们都会帮你的。”


伽马.基里奥内罗,两年前的‘明尼苏达伯劳鸟’,‘切萨皮克开膛手’辉煌历史影响下的模仿犯之一。
他杀死了7个女孩,将她们挂在鹿角上,然后将她们一个个吃下去,每一个部分都没有浪费——不能吃的头发用来作为自制鹿皮靠垫的填充物。
在抓捕他的时候由于事先走漏了消息,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后企图用女儿作为人质得以逃脱,结果被一枪毙命。
这件事给三个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差点被他杀害的女儿,尤尼.基里奥内罗;
将他击毙的特别调查员,泽田纲吉;
以及收养了尤尼的好心人士,Reborn博士。


“你知道那个女记者吗?黑川花?”
山本武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和恼火。
“印象深刻。”
泽田纲吉动了动眼皮,毫不费力地想起了这个将自己描述为“抓捕变态杀人犯的精神病人”的小报记者。
貌似在中学时,这个女人还和京子是好闺蜜。
“她想要为尤尼.基里奥内罗出书。自传,关于‘明尼苏达伯劳鸟’的案子,”山本武的声音迟疑了一下:
“她可能会通过Reborn博士缠上你。”
“这和Dr.Reborn有什么关系?”
褐发青年手一抖,被自己精心制作了许多天的鱼钩尖端划伤了指尖,血液立刻就伴着尖锐的刺痛窜出了皮肤表面。
“你还不知道?”
山本有些吃惊地说:
“‘明尼苏达伯劳鸟’的女儿两年前被他收养了。”
“……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山本。”
泽田纲吉挂断了电话,视线牢牢地盯在杂乱堆积着物品的桌子一角,连他最宠爱的大狗也没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张深红色的请柬,邀请他三天后共进晚餐。
落款用优美有力的花体字署了名。

【DR.Reborn】


巴尔的摩市立精神病罪犯疗养院。

白发的青年待在像牢房一样的病房里,眼角的倒王冠刺青是和他的瞳色一般的淡紫。
他对着牢门外警惕注视着自己的看守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微笑,片刻之后,他突然皱着眉头表情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了起来,口吐白沫。
几分钟过后,精神科主治医生办公室的大门被慌张的看守闯开:
“Dr.夏马尔!白兰.杰索出现了癫痫症状!”


【TBC】
对不起白兰出现了癫痫啥的我真的好想笑憋不住hahahahahaha


评论
热度(4)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