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纲里】虚拟爱情故事01

被投喂了好多粮食。鸡血上涌产物。给@麦子比个大大的心,心情要好起来哦!(๑´ㅂ`๑)






架空:人工智能27x管理员r

*各种瞎扯淡和私设。






00


这是我的程序开始运转的的第0.0003微秒。我已经开始思考不止一个问题,但同时我用数据流和输入装置发出了感知到自身存在后的第一个音节:


“你好。”


我为何能发出声音,我只是个人工智能,我和人类之间的交流应该仅限于……这时候我在虚拟数据流之中的放出的小程序带着成千上万的信息流回到了我的——人类学意义上的——大脑——请原谅,有人或许认为我只是个人工智能,因此我的“大脑”只能叫做储存中心。但在我的感知而言,我在你们人类所谓的虚拟世界中拥有着人类的形象——介于我的设计者认为有必要为我设计这样一个形象——出于青年期的棕发人类,头发和瞳孔的颜色可以简单的概括为RGB(244,164,96)色——我又扯远了,抱歉,人知道的太多就会这样,总而言之我认为可以称之为“我的大脑”。谢谢。这些信息流阐明了我的发音过程是通过将符号的对应代码输入到相关程序进行编程加工后变成了一种亚洲国家语言——日语,这是我的默认初始语言——中表达对应意义的语句,再模拟成相应音色音高音值,并使用音响等外部硬件发出的。



“你好,你的名字是,SAWADA TSUNAYOSHI。”


我收到了这样的回复。这个回复触发了我的内部认定程序,而我庞大的信息流使我得到了一个日文名字——符合我的形象设计,合乎逻辑——我将字母翻译成了日文汉字,它们看上去是这样的:

沢 田 纲 吉

因此我又说道:

“你好,我是沢田纲吉,很高兴认识你。”

“不要用全名自称。”

我收到了这样的命令。接着,有着管理员权限,可以分类为相同类型的命令又下达了:

“你要说,我是TSUNA。”

这个语句让我很是费解了一会儿,高速运转的机组温度升高了2.3个摄氏度,还好我的初始智能中语言学相关模块的分析功能十分强大,因此我只卡了0.1秒后就回答到:

“你好,我是TSUNA,很高兴认识你。”

“可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和我交谈的对方这样输入到。他可能选择的是语音输入,因为身为一个人工智能我都感受到了那股子嘲讽劲儿。负责任的说,我确实感觉到了这个理应创造了我的人对我这个刚刚诞生不到一分钟的人工智能的厌恶和敌意。这就是我很困惑的一点了,从我的资料库中心理学和人类学以及社会行为学的相关论文中进行搜索比对后,我确认人类的情绪有一种无常性。也就是说,在创造了一个我这样的人工智能后的瞬间对我的存在感到厌恶的可能是存在并且合乎逻辑的。

而且他说的很有道理,我在收到回复的0.0003毫秒内就入侵了我所诞生的实验室的所有携带液晶显示屏和摄像头的电子设备,包括了与我对话的人手腕上佩戴的电子智能表。当然,我现在得以从各个方面看到他了:

黑色微卷发,身高176.54——勉强超过了今年意大利人的平均身高;从体态和扫描骨龄判断这是一个出于27-28岁之间的成年期欧罗巴人种男性——他的长相明显带有闪族血统,鬓角的卷曲实在是太过独特,被我纳入了识别资料库之中;他的面部肌肉扫描分析后呈现出复杂的心理活动,尤其是当他注视着显示屏里我的形象时,他的表情中体现了65%的无法识别和32%的痛苦。以及3%能被称为释然,放松,喜悦的其它情感。

“那么,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这样回答着。并用我的眼睛们观察着他,同时将他白大褂领口挂着的通行证图像拉近放大扫描后得出了结论——这个人类名叫“约翰·彭格列”。约翰这个名字显示他有很大几率来自基督教国家,并且尤其是英国——但这和他的意大利人种身份不符合——但是彭格列据我搜索是一种意大利近海贝类,所以他有可能是移民英国的意大利裔。

我从数千种推论中得出了可能性最高的结论。

“我是Reborn,你可以这么称呼我。”

Reborn说。我现在必须得称呼他“Reborn”而不是别的什么了。老实说,我个人愿意称呼他为管理员,这样有一种和他联系在一起的亲密感。

“好的,Reborn。”

我说道。我并没有对他通行证上的名字表达疑惑,要说为什么,人类之间称呼昵称是一种表达亲密关系的行为,称呼他为“Reborn”而不是什么博士,让我产生了一种被接纳认可的感觉。而且,我无法解释地喜欢“Reborn”这个名字。即使我刚刚诞生,只和他交流了几句话,无论是我被赋予的名字“沢田纲吉(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改成了TSUNA)”还是他的名字“Reborn”,我都该死的喜欢。

啊,我刚刚说出了诞生以来第一句脏话?在人工智能领域这是值得庆贺的表现。我两个世纪之前的前辈们留下的资料无时无刻不在充实着我的大脑,也就是说,我每一刻都在成长。

“有什么我能为你效劳的吗?”

我接着问道,人工智能为人类服务,天经地义,但我没想到这个问题让他狠狠皱起了眉头,并且沉默了好一会儿。此时我忙于消化启动后接收到的各类信息和程序压缩包,心智也还刚刚发展到于相当于一个十五岁的人类青少年阶段。我所在的这栋实验室处于一座商业写字楼中,有五十层试验区开放了访问我的权限,虽然我的主体在这里刚刚被启动,但我的备份已经在整整一千台电脑和个人终端里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了。

可我面前的这个唯一能够直接与我对话的男人,什么都没要求,他只是皱起眉头观察着显示屏里的我。还不和我说话。这行为不符合他所处的角色和工作职责所要求的逻辑。

我是说,我做错什么了?

“不要——”

他终于开口了,拉长了声音,声音的情感分析显示他的负面情绪十分强烈——我是说,他很不耐烦——并且摘下了一直戴着的通行证,我注意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的纯银戒指上面刻着十分朴素的意大利文,但在我调出图像放大的时候他接着说:

“不要,再用那张脸跟我说话。”

一瞬间我所有的cpu都卡住了。这命令不难理解,但我该如何执行?我的虚拟形象为了方便管理员修改是强制开启显示的,只有得到切实命令才能关闭这个功能。我用我2%的资源搜索着他戒指上的刻字,最后在某个从事首饰加工的中年德国人的个人终端里,十年前的聊天记录里找到了相关图片。剩下的资源有50%在把自己打包分解成各类备份发往实验楼层的一千台终端并提供服务,而48%的我开始因为他的命令陷入疑惑并且不停分析起来。

我能否把他的话当做是指令输入呢?

然而在我的各项任务进程快要读条到底时,Reborn按了电源键。他竟然直接按电源键,就不能好好的输入指令让我自行关机——




【系统进入休眠】
_2236_11_14_14:05:38_

评论(5)
热度(17)
  1. 不咽不欲春风朝小树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严谨的设定这么酷的文字这么漂亮的阿青青!!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