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all冷圈坑底常住人口。龙族/蓝担。懒。特技是吃和原地爆炸。

【2732】风暴角8



08.

少年时的笹川了平行走在海滩上,赤脚踩着细碎柔软的白沙,偶尔会踩到被海浪推上沙滩的贝壳或者石屑。

他腰间别着鱼篓游向退潮后露出的礁石群,用一把笔直的小刀撬下依附在上面的贻贝。

他发觉的时候那个栗色头发的女子正趴在一块离他不远的巨大礁石尖上,发丝遮住了半边脸。见他回头,又温柔的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晚上好,请问你见过一个棕褐色头发的男孩子吗?"

她的声音纤弱而飘渺,像是海面飘来飘去的云,又像是他在富人家门前听到的黄莺鸟:

"应该就在这附近的。"

他呆滞地摇了摇头,虽然本能地觉得这场景有什么不对,但天生的热心肠让他充满活力地提议到:

"我会极限地帮你找到的!"

极限这词是他不知从何学来的口头禅,越长越天天挂在嘴边,也让他充满了勇往直前的干劲。

"……真是个好孩子呢。"

女人用手掩着嘴低低地笑起来,声音像海水一样暖洋洋的荡漾在他心底:

"那就请在这一带帮我找找吧,他的名字是TSUNA。"

"…TSU……NA……"

他喃喃地说,然后提着一鱼篓贻贝看着女人消失在礁石背后,不远处的海面上掀起一条蛇一样的长尾。

"哥——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听到背后的山村里传来妹妹京子的稚嫩的叫声:

"风—暴—要—来—啦!"

可我还没开始找那个孩子呢。

他想。

闪电突然就降落到附近的悬崖了,树一样从天空向大地开枝散叶。过了一会儿,雷声才骤然轰鸣,把他吓了一跳。

"哥哥!"

这次京子的叫声清晰了些,他赶紧又踩着水游上了岸:

"我极限的知道啦!你先把贻贝带回去!"

天生白发的少年跑向他的妹妹,把鱼篓塞到她怀里,拿出一副兄长派头:

"回去的路上注意一个棕褐色头发的小男孩,他家里人在找呢!"

"那你呢?"

年幼的京子睁大了眼睛,认真地看着他。

"我在这附近找找,趁着还没下雨去悬崖那边看看。"

他说着就跑开了,像一道岸边的白浪,把妹妹的声音甩的远远的:

"可是,要涨潮了呀!"

涨潮算什么,我会游泳啊。

他颇有些自得,渔民的孩子里,就数他水性最好了。

到悬崖下边的溶洞时,雨已经开始下了。可是距离涨潮还有点儿时间,他摸着黑进去了一点点,大声的问:

"TSUNA!TSUNA在吗?!"

回声层层叠叠的,但他还是捕捉到了微弱的哭声。

足够他冒险进去看一看了。

"TSUNA!不要怕!你妈妈在找你!!"

他每前进一段距离,都会停下来大声的说。溶洞里很黑,说实话他也不怎么熟悉。水位上升到大腿后,他的行动反而快速了些,在狭窄的石缝里像鱼一样灵巧。

直到一只冰冷的小手捉住了他的小腿,吓得他钻下去猛地把人拉了起来:

"TSUNA?是你吗?"

小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可能还有点儿呛水,但还是给了肯定的答复。

他松了口气,让小孩抱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捞着对方的背部,另一只手摸着石壁开始返回。石洞里空气太少,他此时有些胸口发闷,而这么长时间的泡水加上紧张,也让他有些体力不支。

"呜…妈妈…我不要水……"

"不要哭了,是男子汉就极限的不要怕!"

他歇下来喘气的时候有些头晕目眩。怀里的小孩还在惊恐地呜咽着,于是他试着鼓励道。

他的脖子被紧紧抱着,腰也被紧紧缠着,如果不让这孩子配合一下,他们可能一个都走不出这里。

"……嗝!怕、水…黑……"

小男孩话都说不利索,还打起了哭嗝。

那你为什么还一个人跑这么远的地方玩啊?

离他采贻贝的地方还是有好几百尺呢。笹川了平有些无奈地摸了摸对方的头:

"不要哭了,怕的话就帮我唱首歌吧。"

他想了想,又肯定地说:

"极限的大声唱出来,你妈妈会听到的!"

歌还是蛮好听的,虽然被哭鼻子的小孩唱的断断续续,但不知怎的,了平却渐渐觉得忘记了疲惫和寒冷。

一种幸福的感觉温暖了他,直到他游到洞口附近,被一股巨浪迎面打沉,一头撞到了石壁
上,整个人顿时昏了过去,被疯狂涌入洞口海浪再次拖进了石洞深处。

评论
热度(1)

© 春风朝小树 | Powered by LOFTER